很多人都會將台灣防疫排名落後及各國邊境解封獨漏台灣一事,歸責於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部長一直傲慢地拒絕專家建議的普篩,其實事實並非如此,陳部長還有更大的失誤。

普篩是公共衛生上的研究工具,臨床上很少使用。就以這次新冠疫情為例,沒有一個國家實行全面或局部的普篩,就連冰島僅30萬人口都決定不執行普篩。普篩的目的不在篩查出病例,因為只在一個時間點篩查,無法抓住感染病例的發生時間執行管制。所以普篩向來只被當成公衛的研究工具,找出病例後探究感染風險,以執行疾病的公衛控制。就新冠病毒而言,感染風險已很清楚,就是境外移入,無須再做調研。對低風險族群進行普篩,假陰與假陽的結果會造成臨床上更大的困擾,只要是懂得這道理的醫師沒有贊成普篩的。

陳部長雖是牙醫,但也是臨床出身,自然了解新冠普篩的不可行。聽到了公共衛生專家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建議,四兩撥千金就給駁了。此時最不應該的是陳部長竟然開始使壞,連他該做的「廣篩」都一起被扔進了墳墓。

廣篩的意思是寬列風險族群,進行擴大篩查。由於標的是風險族群,所以廣篩會有很好、很及時的病例篩查結果,這部分依陳部長的高度應該是知道的,不做的原因合理推斷就是存心使壞。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族群有兩個,一個是確定病例的接觸者,另一個是境外移入的旅客。一個感染後期回日本才被發現的櫻花妹,竟然在台灣的接觸者僅窄列了123名,櫻花妹在台發病2周可傳染人,再前2周有被傳染的風險,整整1個月的感染風險期僅窄列123名接觸者,鬼才相信。在南韓2個確診案例就可寬列2萬人篩查,一比較就知道台灣的篩查根本是篩假的,因為篩太少當然是零確診,還真符合了川普的論調。陳部長明知專家諮詢錯誤,卻順著桿往上爬,該做的索性都不做,這就是知識分子的使壞。

入境篩查是為了保護國人,入境的旅客竟然也不篩,連自己要求要篩也不讓篩,就非得使壞將人先關14天,檢疫期間要有病才讓篩。為什麼不先篩,先知道不就能先保護國人嗎?萬一一直都沒症狀,不就直接流入社區了嗎?這些不需要用大腦想的道理,陳部長當然知道,不做的原因不是存心使壞,那是什麼?

另外一個該廣篩而沒執行的點就是出境篩查。每個出境的旅客都要篩查新冠病毒,才能保證沒有將病毒帶給旅遊友善的國家。這是保護他國的重要作為,也是很多國家在談「旅遊泡泡」時重要的條件。很多國家在開放邊界時沒有列入台灣,這是重要因素。當我們把染疫櫻花妹送到日本後,想再要求日本對台灣邊界開放,難度應該很高。

廣篩政策對保護國人及邊境解封非常重要,國人給了陳部長半年的時間去完善。陳部長只會將其浪費在政治作秀上,完全「以政治興亡為己任,置百姓死生於度外」,就連國際聲譽也一起賠進去,也為民進黨政府再添了一筆禍國殃民的爛帳。

(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普篩 #篩查 #陳部長 #一個 #使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