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的衝擊相較於世界主要經濟體,截至目前實屬相對輕微。例如今年1~5月,我國的進口與出口年增率,分別是1.4%與1.5%。雖然力道不強,但是至少維持在正成長。我國為出口導向國家,出口成長與經濟成長往往高度相關,而進口成長則意味對投資與消費兩大內需引擎的支撐。

在疫情衝擊下,我國經濟在外需與內需市場表現雖然走緩,但仍然優於他國。受到嚴重衝擊的國家必須祭出較大規模的救市措施,而「贏在起跑點」的國家,則可以將較多的子彈留在後頭以備不時之需。目前為止,我國財政刺激規模占GDP比重約5%,低於亞太各國平均約10.6%的比重。

政府於6月初表示,現金紓困方案已有400多萬人受惠、核可貸款約98萬人受惠,而水電瓦斯、租金、租稅減免措施,則有500多萬人受惠。因此當前政府因應疫情措施的邏輯,應是上半年紓困、下半年振興。在此邏輯下,三倍券於7月中上路,且需於年底前使用完畢,目的即是要提振下半年的經濟景氣。

三倍券較諸馬政府時代的消費券,對政府衍生的財政壓力較小。當年消費券的發放,相當於政府需負擔民眾每人3600元的花費;而三倍券則因為民眾得自付1000,所以政府僅需負擔每人2000元的預算,對財政條件的影響相對有限。此外消費券發放之際,剛好是金融海嘯爆發,導致經濟景氣萎縮、股市崩盤之際,民眾拿到消費券比較可能消費在日常生活必需品,所以替代原有消費的效果高、拉抬經濟的乘數效果相對較低。三倍券的理論是在第2季的景氣谷底之後、第三季的預期復甦之時來發放,所以估計可以降低替代效果、進而拉抬消費的乘數效果。

政府認為三倍券能夠啟動千億效果,用一般的邏輯試算。因為該券發行不排富,亦即2300多萬人乘以每人3000元,約達700億的基本消費。此外商家收到券之後,如不願等到兌現,有用於進一步採購貨品的動機;加上民間業者為刺激買氣,可望推出各類優惠的吸引下,會使得三倍券多次在市場流動,而製造出額外的300億效果。

因為三倍券引發的1000億消費,相對於去年台灣GDP規模約18兆8800億,在其他條件不變下,預計會有0.53個百分點的經濟成長拉抬效果。一般民眾也不要把三倍券想得太複雜,符合經濟學的效用極大為要,白話一點就是讓自己的心情很好的意思。把它當成禮券,買一個自己想要很久卻一直買不下手的東西吧!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三倍券 #消費 #消費券 #國家 #多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