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篩檢要進行到多廣泛的程度,是專業問題,在台灣卻成為政治問題,全世界很少看到國家把防疫措施搞成了政治鬥爭,讓防疫陷入了風險。加上全球疫情更緊張,台灣民眾防疫意識反而鬆懈下來,恢復正常的生活步調與旅遊、消費行為,邊境管制也開始鬆綁,將讓台灣疫情防線出現破口。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在本報發表時評指出,疫情指揮官陳時中不肯普篩,連必要的廣篩都一起扔進墳墓。確診病例接觸者、境外移入旅客都是高風險族群,理應擴大篩檢,疫情指揮中心卻堅持只做最小規模的檢測。在日本被檢出染疫的日本女學生明顯是在台灣感染,也會傳染別人,整整1個月的感染風險期,指揮中心竟然只列出123個接觸者。南韓2個確診案例就列出2萬人篩查,一比較就知道台灣的篩查根本是篩假的,因為篩太少當然零確診。

不敢戳破防疫佳績表象

除了內部篩檢太少,入境旅客竟然也不篩,等到14天檢疫期間出現症狀才篩,對此王任賢也深不以為然。的確,怎麼想這都是完全沒道理的事,台灣防疫最重要的關卡是邊境,入境的人都篩一篩,馬上可以找出感染者,為什麼要對邊境篩得這麼保守?如果是無症狀又沒有接觸史的旅客入境,豈不是就此放行病毒進入社區?王任賢也質疑指揮中心不做出境篩查,就不能保證出境台灣的旅客沒有病毒,而這是很多國家洽談成立「旅遊泡泡」的重要條件。台灣緊抓著篩檢量不肯放,入境出境又不全面篩,能怪其他國家不把台灣列入開放名單嗎?

其實台灣的廣篩是不為也,而非不能也。現在近80天無本土病例,只有零星境外移入個案,接觸者與疑似者都變少,單日採檢數從每天近千例,解封後降至100多例。林口長庚醫師邱政洵便指出,日本解封後每日採檢量比解封前更高,台灣採檢過於保守。目前每日入境者約1000人,若加上近期100例的篩檢數,國內每日最大檢驗量可達5900件以上,完全足以負擔。

指揮中心對篩檢始終極度緊縮,連該篩的也不篩,如果只是為了維護台灣防疫佳績的美好表象,生怕多篩一些就找到病例,那和鴕鳥有什麼不一樣?日本女學生確診打破了台灣73天零本土案例的假象,但台灣社區到底疫情如何,我們還是在一團迷霧中,沒人搞得清楚。

由於陳時中始終不願多篩,民間索性自己來。彰化縣與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合作,正在彰化進行萬人血清抗體檢測,以確認社區感染的程度,指揮中心卻認為這對防疫幫助有限。現在最令人憂心的是,篩檢不再只是單純的防疫手段討論,而已經成了政治之爭,或至少是被蘇內閣視為政治鬥爭,這太危險了。

外界質疑疫情指揮中心執著於維護防疫佳績的形象,擔心多篩會多撈出病例,讓台灣全力向國際推銷的成功故事破功。疫情指揮中心解釋了偽陽性與偽陰性的顧慮,但在台灣案例極少的狀況下,這並不是很有說服力,反而讓外界感覺要不要增加篩檢這件事,已經跳脫了防疫的理性討論,變成了政治攻防的標的。疫情指揮中心死守的,是蔡政府的防疫偉大成果,將增加篩檢的主張都視為想破壞蔡政府政績的惡意行為。這使得篩檢成了政治性的意氣之爭,主張增加篩檢者蒙受漫天攻詰,甚至遭到理性討論時不該有的情緒性網路霸凌。

防疫成非理性政治攻防

此時還主張要多篩的專家,絕對需要超強的專業良心與面對漫天風浪的勇氣,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妻子陳佩琪質疑疫情中心不肯多篩的文章,貼出一小時就馬上刪文,並表明不再對此發表意見,足見強大狂囂的壓力,已讓一項防疫措施變成無法理性討論的政治攻防。

這是非常危險的趨勢,陳時中如果不能秉持專業、理性、開放的態度,與不同觀點的學者和社會不同意見者對話,甚至動員媒體攻訐、醜化異見者,防疫必將成為政治犧牲品。

政府開始放寬境管,疫情指揮中心需要與社會對話取得共識,並且制定一套篩檢、隔離與疫調的SOP,以最嚴格標準阻絕病毒滲入、蔓延。台灣有必要成為新冠病毒「無毒室」,前提是陳時中要走下神壇,與社會對話。

#篩檢 #台灣 #防疫 #疫情指揮中心 #陳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