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全票通過《港區國安法》,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之後公布,並趕在當天午夜前生效。

7月1日是回歸紀念日,被定為香港公眾假期。往年的七一示威遊行是「例牌節目」,人潮湧湧、口號震天。但今年的氣氛很不一樣,儘管仍有反對陣營在銅鑼灣派發傳單、抗爭,且有人因身藏「香港獨立」旗幟而成為首名違反國安法被捕人士,但遊行起點的維多利亞公園、灣仔軒尼詩道的集結人群,已大不如前。

《港區國安法》的出台,對實踐「一國兩制」具有分水嶺的意義。國安法實施前後的香港,將會很不一樣。最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去年下半年揮之不去的黑衣人與警察對峙街頭、圍追堵截,將會迅速退潮。每年7月中旬舉行的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在全球出版界頗有名氣,據知已有不少書商無意參展,可以預見所謂的「禁書」將大幅減少。

俗稱「港版」的國安法,是中國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為香港「量身訂制」的。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稱這是國家「送給香港的生日禮物」。儘管在香港實施了100多年的普通法和大陸法有頗大的差異,但法理是一致的。從公布的細則來看,港版國安法具有實實在在的執行機制,刑罰「很辣」,絕對不是坊間傳聞的「無牙老虎」。

在今年兩會期間之前,絕大部分的黃絲都認為港區國安立法是天方夜譚,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此法從北京兩會在5月28日首次提出到正式實施,只有短短1個月多。但是,北京調整對港思路早就有跡可循。去年10月,中共四中全會就提出了「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構想。這表明中央政府一直在密切關注香港的反修例動亂,並不斷評估最新局勢,包括制度上的頂層設計,以更強硬的姿態行使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和監督權。

回顧去年下半年至今的形勢可以看到,一是北京為香港國安立法的保密工作的確做得好,甚至建制派的高層都未有所聞,用「密不透風」來形容並不為過;二是反對派嚴重低估中央捍衛國家主權,維護國家尊嚴的決心和意志。近日可見反對派的骨幹分子紛紛「跳船」、「割席」,大勢已去方才覺醒。國安法以雷霆萬鈞之力、犁庭掃穴之勢, 徹底夯實了香港主權回歸之後建構的新的憲制秩序。

國安法具強大的震懾力,且具深遠的寒蟬效應,這是毋庸置疑的,但能否讓港人心服口服,則有待觀察。香港主權回歸23年了,但人心沒有回歸,甚至「越漂越遠」。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迷失的20年」。今年恰好是基本法頒布30周年,回顧往昔,可見北京治港方針走過「井水不犯河水」、「有所為有所不為」、「積極有為」等不同階段,現在正進入「全面管治」時期。這些調整,很大程度上建基於對港人「離心離德」、本土勢力抬頭的研判。

值得一提的是,基本法闡明的是「高度自治」,而不是「完全自治」。鄧小平早在1983年發表的《中國大陸和台灣和平統一的設想》強調:我們不贊成台灣「完全自治」的提法。自治不能沒有限度,既有限度就不能「完全」。重溫鄧公37年前說的這段話,恍如醍醐灌頂,驚醒了許多港人對高度自治的不切實際的片面理解。

港人給世人的印象是「政治冷感的經濟動物」,但回歸之後大異其趣。近年來藍黃更是日漸對立,社會撕裂見骨。《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不妨視為「二次回歸」。如果說1997年的7月1日,實現的是一雪百年外侮恥辱的「主權回歸」,北京希望2020年能夠成為「人心回歸」的起點。至於能否如願,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為香港資深媒體人)

#回歸 #國安法 #港區 #港人 #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