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指國安處面對國家級對手可動用飛虎隊。圖為7月1日香港舉行升旗儀式慶祝回歸23周年。(新華社)
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指國安處面對國家級對手可動用飛虎隊。圖為7月1日香港舉行升旗儀式慶祝回歸23周年。(新華社)

《香港國安法》之立法自5月初消息初露,到6月30日立法完成,對香港乃至國際,歷經近兩個月震憾,終於塵埃落定。在這兩個月中,香港人心中對於中共制定《國安法》有抗拒,不信任是可以理解的。有些香港人將這次的立法稱之為「第二次回歸」,雖然尚未有像九七前的移民潮出現,但可見在立法後,港人處境將會有很大的改變。

立法完成前數天陸續傳出消息,國安立法將採取法律不溯既往的原則、罪刑法定主義以及僅限規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外國及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等四項與國家安全有關之行為。一時間在香港民間對國安立法的擔心與恐懼似乎減少了一些。因為在香港主張港獨、分裂國家,以及能夠顛覆國家政權的人,只是極少數人,與大多數百姓完全無關。

同時,民調上反對國安立法的香港人也較前略為減少,甚至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眾志領導人黃之鋒、羅冠聰、周庭等也宣布退出「香港眾志」,而香港眾志及其他幾個主張香港獨立的團體已陸續宣布解散。

但是《香港國安法》實行第1天的7月1日,仍有許多民眾未經批准集結在街頭抗議,警方大規模逮捕了300多人,包括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及沙田區的3名區議員李志宏、趙柱幫及石威廉。7月2日早上,警方據報在一家餐廳內有可疑文宣品,立即前往查處。警方如此大動作執法,引起香港人及國際人士的震驚,也見識到該法的威力。

北京當局花這麼大的決心與力量,制定並實施《香港國安法》,是為了解決去年以來香港一連串示威暴力抗爭,造成香港社會的混亂不安,以及外國勢力介入香港的問題。只要北京當局扛起香港國安問題責任的一天,北京所憂慮的四大國安問題一定不復存在。但是香港就因此會成為平靜無事、和樂融融的社會嗎?

我認為香港未來的民主化,才是長期解決香港人與北京當局間矛盾的唯一解方。《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局面由北京直接掌控,北京應該會有信心讓香港的民主進程向前走,進一步朝當初設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向往前邁進。至於北京是否有信心,最主要的觀察點在於今後北京與港府對於港人追求民主普選的示威遊行的態度。如果連要求盡快舉行民主普選的遊行都禁止的話,將使絕大多數香港老百姓對香港前途完全失望,與北京之間的矛盾將無法化解,甚至更加背離。

過去20餘年,多數港人對港府或北京的不滿最主要是為爭取民主普選,而非追求香港獨立,分裂國家。因為香港是一個自由、平等、開放的社會,回歸20幾年來,特首及立法會的普選進程幾乎未向前進,在立法會選舉中,一般普選的議員至少要2、3萬票以上才能當選,但占立法會半數的功能組別議員,以本屆為例,有12席議員得票不到500票就可以當選,看在香港人眼裡,非常不公平。因此追求特首與立法會議員普選的訴求將不可能停止。

其實2007年大陸全國人大曾通過決議,香港將在2017年採行有限度的特首普選,2020年立法會議員普選,但或許北京對普選信心不足,也或者港人仍不滿意,後來才取消這項決議。如今《香港國安法》實施,應該使北京對於香港民主化的進程與香港的情勢有了更大的信心,而得以展開雙普選的步調。

換句話說,今後北京當局直接掌控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不再有顧慮。香港特首以及立法會議員的普選只是香港地區公職人員的選舉,不致於影響國家安全,應讓港人選出最佳管治香港事務的特首及符合港人民意的議員,只要不違反一國兩制與國家安全就可以了。這樣才是當初「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完整實現,也才是北京對香港的長治久安之計。否則北京與香港一直陷在爭取普選的抗爭之中,將使香港這個自由、法治、國際化的東方之珠失去光芒。

另外,我們不知這次北京實施《香港國安法》是否有從更高的角度,把台灣問題一起思考進去。台灣問題同樣是北京當局念茲在茲的,而且情勢持續在變化,可能10年或20年後就必須面對。如果香港問題一直無法徹底處理,屆時北京將無法同時處理這兩個問題,以及面對較今日更複雜的國際情勢。及早處理香港問題,是不是北京當局對處理台灣問題的「超前部署」?(作者為前駐香港代表)

#普選 #香港 #香港國安法 #港人 #北京當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