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竹圍海水浴場有一座紀念碑與遠在模里西斯海灘的一座紀念碑遙遙相望,都在紀念發生在1987年底的一齣悲劇,就是南非航空的一場空難。1987年11月28日,南非航空295號班機自台灣中正國際機場起飛前往南非約翰尼斯堡途中,於模里西斯東南250公里的印度洋上空起火並墜毀,機上159人全數罹難。起火原因眾說紛紜,至今仍是一個謎。由於飛行員的反應怪異,飛行記錄器中有多處被破壞,因此陰謀論甚囂塵上。有一說,起火原因是飛機秘密運送的火箭甚至是核子武器零件起火。由於該貨櫃是在台北裝載上機,有人認為很有可能台灣與南非合作研發核子武器。

1980年代的南非白人政權堅持黑白種族隔離政策,被聯合國制裁成為國際孤兒。原本和中華民國雖然有外交關係,但並不熱絡,長期停留在領事階段。1974年南非因被制裁受到國際孤立,中共又支持泛非大會的黑人民族運動,才轉向與我發展更密切的關係,互派大使。當時中華民國已經退出聯合國,許多國家紛紛與我斷交,也有國際孤兒之稱。此外,1970年代以色列與周邊中東國家發生多起戰爭,被穆斯林國家排擠,而且以色列當局的巴勒斯坦政策也受到西方國家的批評,也有被國際孤立的窘境。這三個經濟成就、科技實力都不差,卻因政治因素被國際孤立的國家,彼此惺惺相惜,同病相憐,逐漸走到一塊,往來密切,尤其是軍事交流。

當然,當時因為中華民國與沙烏地阿拉伯仍有外交關係,台灣與以色列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所以比較低調。雖然低調,但一出手就不同凡響,從核合作開啟軍事交流。1963年11月台灣原子科學研究院院長曾訪問過以色列,我方提出派遣台灣的核能研究人員赴以色列相關研究機構參加培訓。1964年10月大陸成功試爆原子彈後,台灣決心發展核武器,建立「自主」核能力。但由於台灣1955年就與美國簽有《和平使用原子能合作協議》,所以只能暗中從其他當時世界上核能研究較為先進的國家獲得技術援助,科技先進的以色列當然是首選。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1981年台灣和以色列科學家聯合參與了南非核計畫。南非向以色列和台灣提供了鈾礦石。1979年9月22日格林威治標準時間零時53分美國核爆炸探測衛星船帆座號(Vela)探測到南大西洋和印度洋交界處發生「雙閃」的事件,許多論者認為此事件足以證明以色列與南非進行核子試爆。

前述空難發生後隔年就發生了著名的張憲義叛逃案,張憲義在美國中情局的協助之下潛逃至美國揭發台灣發展核武的密謀,美國隨即來台拆掉中科院園區內的核子反應爐,台灣積極研發核武從此終止。1993年,當時的南非總統戴克拉克發表了公開演說,宣稱南非已經成功研發以及生產核子武器,但是為了符合國際要求,南非主動銷毀所有的核子武器以及生產核武的設備。隨著國際局勢變遷,三國漸行漸遠,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後也重返國際社會。現在只有台灣仍然是亞細亞的孤兒。

從核武研發的角度出發回顧這段「孤兒外交」的歷史,目的是省思孤兒外交的可能性。頂著國際輿論或邦交壓力與國際孤兒合作並非不可,但是要有全局思維,以提升國家實力為目標。核武雖然是春夢一場,但前人為追求獨立自主的外交路線,壯大國力的苦心,仍然值得敬佩。而與南非那段相濡以沫的「革命情感」讓南非在與中共建交時仍極力希望維護中華民國的利益與尊嚴,希望能雙重承認,繼續與我保持密切關係。驚聞外交部宣布與索馬利蘭建立關係,為外交而外交,路上隨便撿個就說是朋友,放棄身分對等的外交原則,只會凸顯自身的卑微可憐罷了。

妾身未明的索馬利蘭讓人聯想到東歐的科索沃,1999年中華民國拿出3億美金並捐贈公車支持正要脫離南斯拉夫的科索沃。2008年2月19日,科索沃宣布獨立兩天後,中華民國外交部正式承認科索沃共和國,但為了加入聯合國,科索沃需要得到中國的支持,因此並不承認我國對其的承認,令人尷尬萬分。索馬利蘭會不會是下一個科索沃呢?

(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

#台灣 #南非 #科索沃 #以色列 #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