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監察委員要有敏銳的觀察力,要有保護人權的認知與決心,要熟知法令,要了解政府行政機制,要有體力上山下海巡察地方,要得肯得罪人,要耐得住寂寞。若要認真負責做監察委員,要放下許多先前的工作、職務,要撇棄許多老交情,要變成鐵血無情的人。陶百川先生說監察委員要做得「六親斷,故交絕」。監察委員不是閒差,不是輕鬆的好職務。

就因為對監察委員的專業與操守,有那麼高的期待與要求,所以每一屆的監委提名都會有極大的注目。立法院歷屆也都會開放投票,讓一些不合期待的提名被自然淘汰。

依《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組織法》的規定,監察委員中要有7位對人權議題及保護有專門研究或貢獻,聲譽卓著者;或具與促進及保障人權有關之公民團體實務經驗,著有聲望的候選人。對參與公民團體實務經驗,不同於參與社會運動。人權委員提名中,率多社團熱中分子,是否符合人權之保障之意旨,實生疑問。這樣提名通過後的人權委員能夠照顧全面的人權話題?還是繼續執著於一己熱中的偏狹社運標的?立法諸公大鬧譁眾,對被提名人之能力,幾乎無人關心。

蔡英文連任成功,即已跛腳。民進黨內部點火,發動激烈黨爭,已經上了檯面。精挑細選監察院長提名陳菊,是民進黨的「絕好」策略。陳菊有什麼優缺點,民進黨內比誰都清楚。是利用監察委員這麼一個立意涓潔的職務,「臭」他一頓 ?還是利用監察院這個政治絕緣體,將他「關」起來,隔絕於政黨派系之外?

立法院在會期之中,沒什麼大事,卻在會期之外,另外領取高額加班會議費用加開臨時會。短短十幾天,卻要處理《農田水利法》修法草案、《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前瞻二期預算案、考試院、國家通訊傳播委員人事同意權案,以及監察院人事同意權案。這些議題都是必須詳加討論的重要議題,但至今卻都沒有民意共識,民進黨卻一意要倚仗人數,逕行暴力表決。國民黨幾乎只關注陳菊一人。甚至為此,主張廢除監察院。是個案人選的問題,不是制度的問題;鞋不合腳,削腳何用?

國家憲政機關的存廢,牽涉多少法政理論與實務經驗。如今又瞎又聾的低能國民黨,完全失去了政治理想,沒有政治判斷的自信,沒有社會國家的前瞻眼界,也沒有瞭解社會輿情的分析能力。竟為了情緒的反彈,可以在立法院臨時會上,主張廢除五院中的兩院,令人驚訝。一位知名憲政權威學者聞言大罵,「國民黨立委若想抓住觀眾眼球,不如脫光裸奔,還是比較有吸收選票的效果。」

獨霸專斷的民進黨也好,無能顢頇的國民黨也好,只要罔顧民意,就是暴虐之徒。在政治狂熱冷卻之後,你們還會有一點良心面對自己嗎?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第四屆監察委員)

#監察委員 #人權 #國民黨 #監察院 #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