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問題上嘗到無數甜頭的民進黨,似乎依然不肯放下這嘴邊的美食,即便很多人都說這是飲鴆止渴,甚至已經出現負面效應,但民進黨人也絲毫不以為意。在《香港國安法》正式通過之後,民進黨的政治人物還是膝蓋反應式的進行政治鼓譟,渲染不存在的政治風險已經成了他們的陳詞濫調。當然,空話說多了自然也容易被人看破手腳,為了證明自己的「誠意」,蔡政府還是有意拿出真金白銀裝點門面,於是所謂的「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正式掛牌成立,至於後續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幫助滯台港人,這就看蔡政府的口袋有多深了。但先利用這一輪的政治事態完成大內宣,無論如何都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這也不難理解,台灣在地緣政治格局中愈趨邊緣化,而在全球新冠疫情依然無解的背景下,外向型的台灣經濟也深陷幽谷,作為執政黨的民進黨實在拿不出切實的辦法,為台灣找出真正的破解之道。在這種情況下,繼續販賣恐懼就是化解潛在危機的最佳策略。

事實上,民進黨在香港議題上能夠收割的政治效益已經呈現遞減趨勢,而且現在又不是選舉期間,調動選民恐懼心理的緊迫性和時效性都遠非先前可比。對深受疫情衝擊之苦的台灣產業界,以及相應領域的就業人群,他們可沒有什麼心情關注香港的國安立法,而更在意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復工復產。

香港問題這一年多來的快速惡化,已經大大提升了香港在大陸決策層的關注位階,讓原本並非緊急事態的香港事務一下子變成首要需要解決的危機事件,而這一年多來一直在利用香港事務攻擊大陸的民進黨,自然也成了大陸的眼中釘,使得民共之間的矛盾演化成「仇恨」,而上升到國家安全層級。很多人都在批評《香港國安法》內文中的長臂管轄條款,單就論這一條文背後的立論邏輯就知道,這就是衝著台灣對香港的干涉而來。結果就是,民進黨人鼓吹的各種威脅,最終變成了「自我實現」,可能真的會在後續的執法過程中出現,台灣與香港的人員往來必然會出現愈來愈多的潛在風險。

問題恰恰就在於,台灣根本離不開香港。原本台港經貿合作就相當密切,如今台灣可能更加依賴香港。這是因為,後疫情時代無論是香港還是中國大陸,都是全球範圍內率先走出疫情泥沼的地方,雖然管控措施依然嚴厲,但內部的經濟生活已經全數恢復。現在不少疫情好轉國家都在謀求建立小範圍的商務快捷通道或綠色通道,就是希望在可控範圍內逐步恢復貿易和人員往來,中國大陸和香港都沒有自外於這些合作協商進程之中。

有趣的是,台灣輿論還在關心其他國家是否會將台灣列入首波開放名單的時候,中國大陸早就跟許多國家簽訂了快捷通道的合作協議,彼此之間的商務往來已經逐步恢復。而台灣現在還在基於政治考量,而對兩岸人員往來繼續施加限制,現在雖然可能對港澳有所鬆動,但如今台港關係生變,香港作為兩岸緩衝和中轉的樞紐地位也早已蕩然無存,台灣等於自己放棄了與大陸維持往來的中介,很難想像接下來台灣能想出怎樣的辦法,為兩岸關係的恢復找到可行的出路。

#台灣 #民進黨 #香港 #大陸 #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