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台灣政治人物與媒體特別偏好「突破」,外交部長吳釗燮1日「很高興」地宣布,台灣將與索馬利蘭互設官方代表機構,「外交突破」立刻紛紛出籠。但國際關係學者專家索盡枯腸,除了與一個「沒有被任何國家承認、自我宣示的國家」互設代表處的先例外,實在無法拼湊出突破的意象,反而暴露了民進黨政府對非洲外交工作的進退失據。

檢視自2000年以來台灣與非洲國家關係,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執政8年,台灣與賴比瑞亞、塞內加爾、查德及馬拉威斷交;馬英九總統任內,與甘比亞斷交,也是唯一斷交國;蔡英文總統第一任內則有聖多美普林西亞、布吉納法索斷交。在斷交過程中,都是完全切割,沒有另設機構維持非官方關係,導致目前在非洲54個國家中,只有在史瓦帝尼設有大使館,南非與奈及利亞則為代表處,以及南非開普敦辦事處,台灣與龐大非洲的關係真是如同撒哈拉沙漠般荒瘠。

吳釗燮在記者會中強調,推動與非洲國家的合作關係,拓展在東部非洲布局,目標至為正當,令人不解的是為何要選定宣布獨立近30年,沒有國家承認,也非聯合國會員國的索馬利蘭。鄰近的衣索比亞、肯亞都是東非大國,在國際舞台也極為活躍,才應是台灣的首選。可能由於中共的壓力、或是這些國家興趣不高,只有選擇更渴望國際認同及援助的索馬利蘭,這恐難稱為外交突破。

這次政府是以「台灣」名稱設立代表處,似乎有意凸顯台灣的主體性,但這並非創舉,更非突破。過去4年多,民進黨除了創下空前的7國斷交紀錄外,台灣在無邦交國中以「台灣」為名稱的代表處或辦事處,都被迫更改為「台北」,而外交部只能在索馬利蘭找到「突破口」。

根據澳洲「洛伊研究院」的「全球外交指數」,台灣目前在全球共設有107個館處,排名世界第32名,顯示台灣對擴展國際空間仍有旺盛企圖心。但如罔顧國際現實,落入「數字陷阱」,或是以大內宣為出發點,創造外交突破假象,受到傷害的將是國家利益及信任政府的人民。索馬利蘭落後、貧窮,人均所得只有350美元,台灣提供人道關懷與援助應予肯定,但卻高調操作宣傳,涉及的政治風險是否符合比例原則?

索馬利蘭並未與台灣正式建交,政治外交效應有限,雙方經貿利益也沒有交集。由於地理上接近中共建造的吉布地軍港,有學者指出,駐索馬利蘭代表處可以掌握中共在非洲軍事動態,真是充滿了創意與想像力。

到目前為止,國際社會最明確的反應是,索馬利亞政府發表聲明,譴責台灣與索馬利蘭建立外交關係,侵犯索馬利亞主權和領土完整。美國與歐盟對索馬利蘭保持觀望立場,強調應由「非洲聯盟」先行解決,台灣「超前部署」,拔得頭籌,到底有何實質利益?國人還是一頭霧水。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台灣 #索馬利蘭 #代表處 #斷交 #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