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月30日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並於晚間由港府刊憲後,各界對該法律條文有不少探討與分析,多數法律學者皆指出其「罪行定義模糊、牽連廣泛、罰則甚重、容易以言入罪」等問題。

該條文中的「分裂國家罪」及「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罪」,對台灣民眾的衝擊尤大。在前者中,不論是支持港獨或是台獨,只要是分裂國家者,不管是組織、策畫、資助或實施皆屬有罪;而後者更是廣泛,凡港人與外國或境外的機構、人員共謀,試圖阻撓政策、影響選舉、制裁封鎖、引發港人對中央或香港政府反感,皆屬犯罪。

而7月1日香港國安委依法成立後,港府進一步在7月6日刊憲公布《國安法》的《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賦予香港特首有權批准截取通訊資料,可在更保密及效率下協助香港警方執法。而細則中還規定,可向「某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或某外國代理人或台灣代理人」要求提交資料,並表明若不遵從或給予虛假、不完整資料,可判處罰款或監禁。對此,我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除呼籲國人赴港應審慎評估外,也表達我方對該法強烈針對性的錯愕與不滿,更警告港府不應侵害我駐港機構的正當權益,破壞台港與兩岸的互動。

就北京此次推動制定《港區國安法》到公布《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可明顯感受到北京嚇阻台灣政府與社會干預香港事務的強烈意圖,更凸顯出北京有意嘗試將其國內法律的適用範疇「延伸」到其領土管轄之外,擴大其「長臂管轄」的空間。對此,我方應從國際政治與兩岸關係兩個角度進行觀察。

就國際政治面向而言,北京在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始終趨於被動,而2019年香港發生反送中運動後至今,美國對此在《香港關係法》基礎上制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最新的《香港自治法》也只待川普總統簽署。事實上,美國透過國內立法來針對侵害香港自治權的中國官員、其他個人及合作的金融業者進行制裁,這是長年來美國憑藉其國際霸權實力,擴張其司法管轄權的例證,因此美國的「長臂管轄權」時常受到其他國家的抗議。

而隨著中國崛起及在國際政經領域影響力的擴張,中方近期也仿效美國展現其在不同領域的「長臂管轄權」,尤其在華為與孟晚舟事件後,北京也決意將長臂管轄權延伸至這次的《港區國安法》,作為抵制美國的策略。

在兩岸關係方面,北京甚為介意我政府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也對台灣的政治發展傾向感到不滿,此次的作為不無提醒台灣社會應謹慎作為之意味。後續港府如何對待我駐港機構,將成為兩岸關係的溫度計。我駐港辦事處能否維持目前的服務功能,抑或是較目前現有業務更加限縮,甚至不予續期我駐港人員的工作簽證,或拒絕我方新派的事務性人員,使我駐港辦事處無以為繼,都有待觀察,政府也應理性冷靜以對。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駐港 #美國 #港府 #外國 #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