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8日上午,大陸中央政府駐港國安公署正式掛牌運作。這個充滿神祕感的國安機構,卻選擇坐落在香港鬧市區銅鑼灣的「維景酒店」大廈作為駐地,離每年七一、六四遊行的「維多利亞公園」更是咫尺之隔。這個選址也似乎預示著北京整頓香港政局「敢於鬥爭、敢於亮劍」的作風。

從今年5月底大陸人大正式出台國安立法決定、啟動國安立法議程,到近1周內國安法正式通過生效、執法細則對外公布、國安公署掛牌,大陸頂著西方制裁和輿論聲討的壓力,並沒有在立法上有所退縮,也沒有在香港內部引發人們擔心的社會動盪、金融崩潰的場景,短期來看「亮劍」旗開得勝,先下一城。

但一切都僅是開端。國安法生效之後,中西方以香港為平台的「第一回合」較勁其實尚未開始。主要從3個跡象可以判斷出來:

第一,國安法設置「不溯及既往」原則,故原本被北京界定為「反中亂港」代表的黎智英、黃之鋒、李柱銘等人並未接受調查或羈押,香港泛民、本土派的競選活動還在運作。第二,美國雖多次高喊「制裁香港」,但所謂「取消特殊地位」舉措名不符實,若制裁只針對個別人更不會對香港整體經濟造成打擊。第三,歐澳日等國並未跟進涉港「制裁」,少數大英國協政府提出的寬免港人居留,也變成一種交差式的表態。

北京動作不大,西方靜觀其變,雖然《港區國安法》在立法過程中的博弈緊張激烈,但當法律真正生效後,由於各方都做足了充分預期,故情勢就如同「另一隻靴子落地」,香江風平浪靜。然而,該來的總會來,中西「第一回合」究竟在何時、以何種形態展開?從近期國際網路巨頭在港言行可一窺端倪。

最具有指標性的,就是大陸「抖音」海外版TikTok宣布在香港的APP商店下架。根據歐盟規定,TikTok一旦向港府(第三方)提供用戶資訊將被課高額罰金,進而影響其海外市場。這是一個風向標,因為這幾乎坐實了國安法生效後,網路社群軟體必定會受到「國安審查」並向港府提供協助。

TikTok的解套方式,就是鼓勵香港用戶改用大陸版「抖音」,這當然是一種善於利用「一國兩制」的策略,但這種解套方式也只有例如抖音、騰訊等大陸網路公司才能做到。對於本身就無法進入大陸市場的Facebook、Instagram、Google而言,如果要維繫在香港的運作,就必須要向現實妥協,遵守《港區國安法》並履行相關義務。但美國政府會輕言同意嗎?

事實上,早在今年4月,美國批准跨太平洋海底光纜只能連結到台灣,把原計畫的連結點香港排除在外,當時就有分析認為,中美「網路主權戰」硝煙味道已經出現。而此次《港區國安法》生效後,中西方未必在香港正面衝突,但在虛擬網路空間的博弈和鬥爭,香港必將是第一個正面戰場。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香港 #國安 #國安法 #生效 #TikT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