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表明希望7大工業國集團(G7)最快今年9月召開峰會,邀請韓國、俄羅斯、印度、澳洲、巴西等國參加,有意將G7擴大為G12。早前,川普曾批評G7架構「已經過時」,表明希望多邀南韓等5國參加,並稱會中將討論中國議題。明顯地,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世紀的合縱戰略:一個由美國主導,聯合一眾「志同道合」的國家,對付它們心中共同的對手中國。

2300年前,戰國時期有縱橫家蘇秦、公孫衍與張儀,蘇與張師出同門,均為鬼谷子門生,當時列國強弱大小不一,關係複雜,惟以秦相對較強。做為謀略家的蘇秦與公孫衍先後遊說各國聯手抗秦,是謂合縱;張儀則為秦獻策,出計與個別國家交好,以破壞瓦解合縱,是謂連橫。

當今之時,雖然美國最強,但在美國主導及宣傳之下,中國儼然成了國際社會與國際秩序的最大威脅,於是藉著「已經過時」的G7框架,擴而大之成為G12,並以中國做為核心議題,本質上即是蘇秦、公孫合縱戰略的新世紀版。當年的合縱,往往即因齊、魏、韓、趙、楚、燕各國之間有心機盤算而難以謀合,終告破局。如今何嘗不然,日本已向美國表達反對韓國加入;受邀的俄國則不願表態,因為英國、加拿大等G7成員已表示反對,即使沒有反對,2014年因兼併克里米亞而被逐出(7+1)的俄國是否願意重返,亦大有疑問。更不用說,以「聲討」中國為主題,各國基於利益考量,能否在會中達成共識亦大有疑問。川普若想以此為其連任造勢,恐將落得一廂情願、甚至灰頭土臉的下場。

相較於美國的舊合縱思維,最為因應與反制,中國的連橫則不乏創新與創舉。

2300年前,無論合縱或連橫,均以軍事為核心內涵或同盟基礎。今則不然,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連橫戰略,軍事反非首要,而是著力在三張網絡的布局編織:

一、經濟網絡,主要係投資與貿易。中國現在已是全球最大對外投資國及最大吸引外資國之一;貿易方面,中國目前已是全球最大貿易國家及最大出口國家,中國也是全球最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國。也正是這個形勢,美國號召各國與中國經濟脫鉤,以強化其合縱力道,脫得成嗎?

二、基建網路。主要是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一帶一路一般比較熟悉,已簽署合作文件的國家或地區已有137個;主於亞投行會員有100個,所有成員或可從基建上受益或可自投資上得利,易言之,也是一張越鋪越大的利益網路。

三、科技網路。目前主要為三大部分,一是5G,美國使出洪荒之力打壓,可見其感受威脅之大,但效果不彰;二是剛剛完成組網的北斗導航系統,讓全球在美國GPS壟斷下多了一種更好的選擇;三是從明(2021)年開始的中國IPV9全球物聯網母根服務,這同樣也是打破了美國IPV4及IPV6的壟斷,同時也將為一帶一路及中國的數字貨幣提供最大的助力。

美國舊合縱vs.中國新連橫,誰主浮沉,必將是新世紀人類歷史的精彩大戲。

#中國 #合縱 #美國 #連橫 #新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