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在江啟臣主席主導下,提出九二共識新論述,前總統馬英九一開始強烈反對,強調九二共識不能放棄,幾天後卻轉向為江啟臣緩頰,並向對岸喊話「沒有各表就沒有一中」,強調國民黨始終反對「一國兩制」。馬總統8年總統任內,是九二共識的堅定執行者,並在九二共識基礎上與習近平舉行馬習會,今天的馬英九,改變了立場嗎?

紅藍綠三方為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和「核心內涵」爭吵多年,卻始終各說各話。江啟臣曾說「九二共識是工具」,既然是工具,那麼,它何時「有用」?何時變得「沒用」?何時可以賦予利用價值?這些問題還是有必要釐清,否則永遠陷入婆婆媽媽式爭吵,愈是爭吵,九二共識就愈「沒用」。

九二共識從產生、發展、演變到今,一共經歷四個階段,或者稱為「四個版本」,這四個版本的政治意涵既有重合、又有區隔,關鍵在於兩岸主事者如何看待和運用那些重合的部分。強調重合,兩岸交流合作就有基礎;強調區隔,兩岸只會漸行漸遠。

九二共識經歷四個階段

九二共識1.0版,是1992年兩岸依各自憲法,彼此對兩岸關係的共同認知: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兩岸均以統一為目標,但兩岸對一中的內涵與統一的形式和路徑各有主張。當時北京希望兩岸早日政治談判,台北則以拖待變。最後兩岸同意,「事務性協商」不涉及一中內涵,也不涉及國家統一,這才有了1993年的辜汪新加坡會談及4項協議的簽署。

九二共識2.0版是2000年陳水扁上台後,蘇起為恢復兩岸協商而創造,也是「九二共識」首次出現。當時陳水扁已凍結國統會與《國統綱領》,2.0版九二共識和一中各表並列,「統一」的元素幾乎找不到了。北京自然不願承認「一中各表」,但陳水扁任內民共毫無互信,北京反獨比促統更緊迫,才勉強默認。

九二共識3.0版,是2008至2016年國共以執政黨身分,重新恢復兩岸關係。當時雙方對九二共識的工具性價值有很強的需求,兩岸三通、陸客陸生、ECFA都快馬加鞭,趕著把李、扁政府時期兩岸「失去的10年搶回來」。雙方對九二共識的定義其實是「各說各話」,但雙方都希望加速和平發展進程,加上有求同存異的默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唬弄過去。

「一中各表」最初在胡錦濤與小布希函電中予以變相承認,但大陸胡習交班後,北京的意圖從民間性、非政治性的事務性協商再次回到政治協商。2014年國台辦與陸委會相互承認、2015年兩岸領導人會晤,馬政府強調「大陸只做不說的承認一中各表」,習近平則是鋪墊兩岸政治協商的起手式,但2016年民進黨上台後戛然而止。

去年「習五條」標誌九二共識4.0版的誕生,陸方涉台圈解讀為「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這話也不算錯,因為回溯至1992年,「兩岸一中」、「共謀統一」的確見諸兩岸法律和官方文書。但問題在於,經過1.0版到3.0版的進化(或變異),國民黨也好、台灣主流民意也罷,早就和1.0版Say Goodbye。

國民黨不能糾結舊思維

現在問題來了,既然北京已經定義了4.0版「以統一為指向的九二共識」,國民黨怎麼辦?過去4年,洪秀柱一度想回到1.0版,吳敦義只想堅持3.0版,最後都證明不成功。江啟臣的兩岸論述組要「超越九二共識」,是漂亮的文青式用詞,但如何操作、如何論述?

台灣已民主化,國民黨的兩岸論述當然要以台灣民意為優先,同時要兼顧國共關係和國民黨自身的歷史定位,尤其要和民進黨有所區隔。國民黨兩度總統大選敗選,應非全然敗在「親中」,正如政大民調顯示,台灣人認同雖達到7成新高,但台獨認同不到4成,廣義維持現狀還是近7成,狹義維持現狀超過5成,可見「反中」不是台灣主流民意。

親歷馬習會榮耀的馬前總統,不應只沉浸在過去的輝煌之中。習已經主動界定4.0版九二共識、拋出「兩制台灣方案」,馬雖已卸任,仍可提出更好、更說服人心、更利於台灣、更對得起國民黨的統一方案,而不是糾結在3.0版思維中,無事惹塵埃。

#九二共識 #兩岸 #國民黨 #強調 #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