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在媒體投書〈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表示蔡英文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等團體會面時,責罵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並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嚴厲地喝斥一頓。

對此指控,蔡英文總統澄清說,對大法官應有的尊重及禮貌都有。總統府也發新聞稿,說明因部分團體與司法院溝通上的問題,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祕書長前來,強調「總統關心司法院與民團溝通狀況,無關司法上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避遁之辭,恰好證明蔡總統確有召喚呂太郎,而呂太郎也確有應召之事實。

應召的呂太郎雖表示,今年3月27日總統接見民間司改會等團體,他是以前任祕書長的立場,說明「過去」經辦的事實,不是對現在或未來政策表達看法,並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但「法官論壇」並不買帳,以〈呂太郎大法官,自請下台吧〉發文指摘,基層法官也回應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

說實在的,蔡總統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開會時,要求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與會,就已玷汙了司法,而她還命林輝煌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很嚴厲地把呂太郎喝斥一頓,更是荒謬絕倫。這也難怪許玉秀要質問,「呂太郎置他現在的大法官同僚於何地?置中華民國大法官史上的任何一位大法官於何地?置全國聲嘶力竭捍衛獨立的法官們於何地?」

大法官是《法官法》第2條所稱之法官,依同法第23條第1項訂定之《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否則,即應依此辦法第7條規定,由其他大法官組成大法官自律會議審議之。

筆者認為,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是否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

(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大法官 #呂太郎 #規定 #司法院 #祕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