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已致函聯合國,告知自2021年7月6日起退出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民主黨總統準候選人拜登表示,若11月當選總統,他將在2021年1月20日上任第一天宣布不會退出世衛,顯示兩人針鋒相對。然而,拜登與川普在外交政策上真如表面上所看到的那麼南轅北轍?

有人說,拜登如入主白宮,將是「歐巴馬3.0」,其實這話似是而非。歐巴馬任內並未力圖匡正美國多年來忽視國際組織的缺失,以致中國大陸趁虛而入,把持聯合國以及附屬與相關組織的議程設定、財政與人事大權。及至川普發現美國出資最多,但世衛卻唯北京之命是從,為時已晚。

當然,川普也不是典型的「單邊主義者」,只是他不想被困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與《跨太平洋夥伴協議》等美國利益受損的多邊組合。對於美國尚能主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他從未認真考慮要退出,只是希望成員國都能將國防預算提升到國民生產毛額的2%。

與川普不同的是,拜登這次強調他如當選,他將「恢復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領導地位」。可以預見,一旦拜登當選,美國將會積極參與聯合國以及聯合國附屬組織和相關組織的活動,並再度尋求扮演霸權領導的角色。

川普與拜登都揚言要聯合美國的盟國與夥伴成立「反中聯盟」,川普若能在9月成功召開「11工業國高峰會」(G11)當然有助於拉抬他的選情。只是,和川普極不對盤的德國已表明不參加,正式獲邀的南韓與澳大利亞則喜出望外,英國與加拿大對川普請來助陣的俄羅斯表示高度疑忌,俄羅斯並趁機拿翹,強調峰會若沒有中國參與勢將失色不少,存心攪局,讓「反中聯盟」變調。

北京這幾年已掌握川普決策風格與行事作風,認為他只會在國內惹人厭,外樹強敵,並不怕他連任。習近平反而擔心他的「老友」拜登上台會用「戰略同理心」號召盟友成立「反中聯盟」。所謂「戰略同理心」就是拜登會瞭解盟友領導人的需要,加上他與他們的私交,打動他們的心。

儘管拜登與習近平私交甚篤,但在11月3日大選前,他也別無選擇地高舉「反中」大旗,在大陸通過《香港國安法》後,他甚至還以「惡棍」稱呼習近平。但是,一旦拜登選上總統,難道他會真的與習近平割袍斷義?當然不會。在這方面,拜登與川普一樣,都知道國家利益才是主導外交政策的最高指導原則。美中之間可以進行利益交換與合作的議題不甚枚舉,何況拜登的「戰略同理心」也可讓他處理雙方關係更為得心應手。

最近,川普可說「屋漏偏逢連夜雨」,先是白宮前國安顧問波頓出書說他「不適任」總統一職,接著他的姪女瑪麗也在新書說他連考進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都是找槍手代勞,讓他在美國這個重視「學術誠實」的國家名譽掃地。面對拜登這位強勁的對手,加上兩本新書有如兩把利劍,讓他腹背受敵,川普恐怕很難有心思與心情處理選舉、內政與外交。

(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學系榮譽教授)

#拜登 #川普 #美國 #反中 #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