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新冠肺炎,除了篩檢、追蹤、隔離、治療等措施,最釜底抽薪的辦法當然是疫苗,美歐與大陸正在全力研發,台灣醫界雖投入許多資源,也有不錯的進度,但仍然面臨諸多困難,若為有效使用資源並及早取得疫苗,政府應爭取與大陸或美國、英國合作的機會。

疫苗研發需進行人體臨床試驗,全球共39個國家,近5500名新冠患者被招募至疫苗實驗計畫中,進度較快的幾家美國藥廠,將在今年7月至9月陸續進入第3期人體臨床試驗。最早開始爆發疫情的大陸,很早就投入大量資源啟動疫苗研發,5月醫學期刊《刺胳針》刊出由中國軍事科學院發表的全球首篇新冠疫苗第1期人體臨床試驗論文,指受試者均對新冠病毒產生免疫反應。中國醫學科學院生物學研究所也自主研製疫苗,已進入第2期臨床試驗,大陸官方並已公告開放軍隊內部使用。

台灣疫苗研發不如大陸

相較之下,台灣的研發進度還在第1期,顯然慢得多。現在有國光、高端、安特羅和聯亞生技4家公司投入研發,其中國光和聯亞生技已申請臨床1期。安特羅宣布與國家衛生研究院合作,預計今年底到明年初進入第1期人體臨床試驗。高端則是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合作,預計今年第3季申請第1期臨床試驗。

疫苗研發困難而漫長,期間須經歷嚴謹的期程,研發中有好幾個難關必須克服。第一個困難是技術與經費。台灣做疫苗的生技藥廠,就技術、設備、經費而言,和國際大藥廠或大陸的國家隊相比都差一大截,之前傳聞政府會提供3億元補助、最高採購10億的金額都沒有定案,疫情指揮官陳時中說收第一個病人發30%,收案到一半再發40%,但前期經費還是得靠各公司自行張羅,政府補助至今仍是空中樓閣。

第二個困難是檢體少。台灣疫情控制得好,確診人數非常少,但另一面,就是我們缺乏足夠的檢體作為研究標的,連要研發篩檢的抗原試劑都受到影響,遑論進一步的疫苗研發,這方面必須和其他樣本多的國家合作。此外,食藥署先前要求第2期得有3000人接受試驗,比以往腸病毒疫苗只要求百人試驗多了很多,雖然日前食藥署表示願意降至1000人,以1名受試者需耗資20萬計算,藥廠總計得付出2億元,而第3期試驗還得找更多人做,政府如果不先補助經費,藥廠恐怕最後會無以為繼。此外,台灣至今才400多人確診,大家慶幸自己躲過病毒尚且不及,真有那麼多人願意冒險當白老鼠?除非開出重金,否則恐怕不容易。

第三個困難是疫苗的效力與效期。專家估計,開發一款能投入市場的疫苗,順利的話,可能需時12到18個月,何況在研發過程中,病毒可以一變再變。浙江大學的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已突變出至少30種病毒株。冠狀病毒和流感病毒一樣是RNA病毒,比起DNA病毒更容易變異,研究人員好不容易做出的疫苗,若追趕不上病毒的變異,效力會大打折扣。疫苗要成功,必須有足夠的防衛力,足夠長的效期,且又安全穩定,同屬冠狀病毒的SARS和MERS至今都還研發不出疫苗,其困難可見一斑。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院長佛奇對疫苗也不敢太過樂觀,擔心新冠疫苗的保護力可能不夠長。

作為兩岸心靈契合開始

食藥署長吳秀梅曾表示,擬縮減臨床試驗規模,並投入至少10億元協助廠商進行臨床試驗,這對藥廠會有相當幫助,但在疫情十萬火急下,應該從最務實的角度思考,與其砸錢給本土國家隊全部自己來,不如投資國際間進展最快的疫苗團隊,全力爭取與國際的合作,並且預購疫苗,這樣才能在有好的疫苗推出時盡快取得。

大陸疫苗研發速度比台灣快許多,如果兩岸關係好,此時應是兩岸疫苗合作嘉惠台灣民眾的機會,可惜兩岸關係陷入冰河谷底,這也可見阻斷兩岸良性互動,會讓台灣失去許多有利民生福祉的機會。也許大陸領導階層可以改變思維,在疫苗研發上協助台灣,讓兩岸民眾同步受惠,作為兩岸心靈契合的開始。

#疫苗 #研發 #大陸 #台灣 #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