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遭到全面性批評與質疑,被認為是失敗的外交政策,「皮尤研究中心」在32國進行的民調顯示,只有29%受訪者對川普處理世界事務有信心,此時台灣卻全面傾向美國,兩岸關係更形惡化,《華盛頓郵報》認為《香港國安法》是中共處理台灣問題的「藍圖」。兩岸危機事件層出不窮,外交部沒有檢討改進能力,卻在臉書大頭貼做文章,用英文偷渡「台灣外交部」名稱,這是外交部的沉淪,更是民進黨對外政策的悲哀。

大陸崛起後,對領土主權的強硬主張、壓制人權、不公平貿易措施等確實引起民主國家關切及憤怒,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形容美國在印太地區面對了「冷戰以來最嚴重的地緣政治挑戰」,顯示了美中關係已成國際政治的核心議題。雖然川普標榜他是第一位勇於強硬面對中國的總統,但強悍、憤怒並不等同有效的策略與政策,也無法改變美中權力消長的現實。

美台雙邊關係不能跳脫美中台三邊關係架構,美國的政策及美中關係發展必然衝擊台美及兩岸關係。民進黨政府4年來高估了美國支持台灣的強度與信念,低估了中共處理台灣問題的能力及決心,加上「反中」、「仇中」思維,毫不遲疑選邊川普政府,甚至期望能因此切割與中國的關係,這是危險、錯誤的第一步。

長期以來,美中台對台海情勢各有盤算:台灣認為有美國撐腰,大陸軍力不足,不會對台灣使用武力;中共則研判,以優勢武力快速解決台灣問題,美國不會出兵援救台灣;美國則認定,台灣不會走向獨立,中共不會武力犯台。這個架構維繫台海安定40多年,兩岸關係數度瀕臨失控,卻始終能避免兵戎相見。如今大陸崛起、中美走向衝突後,由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將遭到挑戰,美中強權將在亞太地區重畫「勢力範圍」,維持台海和平的脆弱機制開始裂解。

美中對抗的大氣候加上民進黨「逢中必反」,台灣因而走上「聯美抗中」之路,對美國言聽計從,連參與國際組織及維護友邦關係都借助美國。在美國的印太戰略設計中,台灣是制衡中共的重要「夥伴」,服務的是「美國優先」目標,換言之就是美國抗中的籌碼或工具。而美國政策最大失誤之一就是空有龐大的盟邦及夥伴為後盾,卻無法動員整合盟邦及夥伴,多數國家拒絕接受美國強迫他們選邊,台灣可謂唯一「死忠」。

過去半年,由於新冠肺炎失控、總統選舉壓力,川普狂打「台灣牌」,從原來的台海現狀維護者轉變為不可預測的變數,民進黨仍甘之如飴或騎虎難下,坐視台海政治及安全情勢嚴重惡化,繼續站在火線充當打手。令人擔心的是,目前川普選情告急,許多共和黨人士紛紛提出更為躁進的主張,如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檢討美國一中政策等,到底對台灣是禍、是福?美國專家警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不須效法川普策略,否則會墜入美中「敵意螺旋陷阱」,這豈不正是台灣當前處境。

台海籠罩在兵凶戰危之下,美中軍機、軍艦在台灣周邊海域川流不息,雙方在西太平洋集結了強大軍力,並以實兵演習、操演互別苗頭。8月中共將舉行大規模軍演,並以東沙群島為演習設定。美國主辦兩年一度的「環太平洋演習」也將於8月17日登場,美中提升軍備競賽,誤判、意外風險隨之升高,台灣首當其衝,民進黨仍無法審時度勢。

盤點蔡政府第一任內外交成績單,除了創紀錄的7國斷交,台灣邊緣化問題更嚴重,寄望美國協助參與國際組織及區域經濟整合機制,但一無所成,美國更表明對台美自由貿易協定毫無興趣,台灣只能自我解嘲要先處理牛豬問題。爭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與世界衛生大會(WHA)也遭同樣命運,現在美國宣布退出WHO,台灣重心頓失。在川普的「交易式」外交風格中,台灣利益顯然不是重要決策因素,完全符合他的台灣「筆尖論」。

前美國國安會資深官員麥艾文與格林在《外交事務》季刊聯名撰文〈台灣是下一個香港嗎?中國測試迴避懲罰之極限〉,警告中共將不斷推進目標,並更以強迫手段達成目標。美國兩黨對美中關係雖有共識,對川普政府處理中美關係的策略與能力卻有許多質疑。為了自身利益,台灣不能依附在美國之下,更不能唯川普政府之命是從。

#美國 #台灣 #川普 #美中 #川普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