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撕破臉」的代價太大,北京和華盛頓早就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了!

北京和華盛頓的對話機制完全中斷,地緣政治的互疑和對抗持續上升,科技前沿的角力在加劇,在香港、台灣和南海的叫陣不斷,雙邊關係似陷入無止境的惡性循環,被一些學者稱為自由落體式的下跌。

最重要的是,川普當局無法跳脫情緒和權力與利益計算的怪圈。疫情惡化,美國在世界眼中已成為抗疫失敗的國家。最新民意調查更顯示,超過66%美國人不認同川普處理疫情的方式,這對川普的連任和行政團隊的切身利益造成損害。

抑制中國崛起已成為美國兩黨共識,美國總統競選主軸之一,是比誰對北京更強硬,朝野不斷在破壞中美關係上加碼,掌握全球最強大軍隊的川普政府,對抗情緒顯得更危險。

在疫情應對下,感受到中美實力對比的此消彼長;以香港和台灣為槓桿或和平演變示範的途徑,又被北京以《香港國安法》反將一軍;引領未來經濟發展新領域的電信基礎5G和人工智慧等領域,又日益被大陸追趕或超越,華盛頓動員五眼聯盟對抗北京、川普政府對北京幾乎「每日一批」,自然不在話下。

北京對此當然有所準備,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外長王毅和人大外委會主任傅瑩,先後對中美關係做出了實質的溝通和即時的警示。王毅公開向川普行政當局遞出橄欖枝,主動提議開展全方位對話,但受到情緒和利益計算影響的川普當局顯然不會接受。

一般認為,在11月3日美國大選前,川普民意支持度如果還是落後拜登,難免動念製造一個可控但不小的危機,以衝突製造聚旗效應,扭轉不利的連任形勢。不過,衝突的代價不可測,尤其是像中共這樣的對手,更要仔細盤點可能的風險。

可嘆的是,現在唯一可以阻止雙方關係大幅度惡化的,是忌憚對方的實力。

#快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