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年初襲台,政府接續籌編300多億紓困振興特別預算要救觀光,並立下三階段目標,誓言重整台灣觀光體質。首先「國境開放前,提升國內旅遊價值」,其次「國境開放後,讓台灣人留在台灣」,最後「讓來自世界的旅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台灣記憶」,多美好的目標!然而半年後國內疫情解封,端午連假國旅大爆發,各地景區人滿為患,銜接各景區的道路,無處不塞車,加以旅遊(宿)餐飲業又「餓太久」,以致價格翻倍飆漲,旅客被報復性剝削,真是亳無旅遊品質可言。

7月1日「安心旅遊」正式啟動,政府更大撒幣39億元補助,期待能帶動國人638萬人次出遊,台灣觀光產業看似一片榮景。但在台灣整體觀光環境未改善,觀光產業沒有自我升級、服務品質又未能提升的前提下,緊接著中秋連假會不會又惹來如同端午連假的旅客報復性大抱怨?等到疫情過後國境解封時,台灣民眾真的還會留在台灣觀光嗎?每年約8千億的觀光外匯是否照樣往外流?

現前政府的觀光作為,表面上看似紓困振興並重,但事實上僅著重在治標的紓困,治本的振興則以大撒幣的「旅遊」補助為主,不但長期忽略現存的觀光問題,對紓困下的國旅亂像也漠不關心,更不用說要趁各國疫情封境期間,提出觀光升級轉型作為,尤其針對2019年WEF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旅遊業競爭力評比(第37名)在台灣輸慘的項目上多加用心,不要讓台灣的觀光競爭力在國際評比上老是吊車尾。

但在國境解封前,政府如能完成以下台灣觀光升級轉型工作,就能為台灣的觀光競爭力打下厚實基礎:

首先,中央應盡早補助民間團體成立台灣北、中、南、東各區域DMO(目的地行銷暨管理組織)。DMO在歐美及日本的觀光發展上,扮演相當成功與重要角色。國內民間觀光團體也寄予厚望,冀能籍此角色為台灣北、中、南、東各區創造更高的觀光價值。DMO的核心作為在於「目的地資源盤整管理」及「目的地品牌建構與精準行銷」。然而政府應如何區畫北、中、南、東各區域?各區域DMO應如何提出完整的資源盤整、品牌建構、精準行銷計畫?政府應如何製定各區域DMO的績效管理KPI,並與年度補助相連結等,迄今仍毫無頭緒。

其次,中央應及早與地方合作,並透過DMO就台灣地理景觀多樣性、自然生態豐富性、新舊外來與在地文化多元性及共融性,從高山到海洋,從戰地到農村等觀光資源重新盤整,提出具區域性、特殊性、差異性、多樣性的各類深度遊程,打造特色旅遊產品。並針對不同國家、不同族群的喜愛,作好「市場區隔」精準行銷準備;先求國內觀光「質」的提升,再求國際來客「量」的增加,才能在世界各國邊境解封時,再次迎接千萬外籍來客。

笫三,要重新打造台灣觀光旅遊新環境,就從「觀光夜市」做起。台灣觀光夜市聞名國際,是外籍旅客最愛造訪的美食地點。但全台夜市所賣小吃大同小異,又沒有在地特色,而且攤位衛生雜亂,甚或高價海削遊客。此次政府振興觀光方案,僅把觀光夜市的「廁所」列為翻新打造項目,與國際大都會商圈夜市要求的整潔、明亮、乾淨、安全、衛生、自律相去甚遠。政府如把夜市的重塑只是當作廁所的改造,如此台灣觀光夜市升級恐怕就遙遙無期了。小事都做不好,更不用說台灣整個觀光環境的重新打造了!

此外,我們衷心期盼陳時中部長,趕快辦理國內快篩和普篩吧,讓世界各國可以盡快取消對台灣的旅遊禁令。而我國境也應針對疫情較輕的國家在「互惠」前提下,盡早開放外國遊客入境。縱使國境要延後解封,也要盡快讓交通部與疫情控制得宜的國家、地區合作,組成「旅遊泡泡圈」,互相開放邊境,讓觀光產業多一點存活機會。

漢醫治病,必採複方,君臣佐使。對台灣觀光重症政府不能僅以「大撒幣」了事。但願交通部林佳龍部長、衛福部陳時中部長能廣求民瘼,洞曉病源,研提標本兼顧醫方,對症下藥,力治觀光痼疾,則台灣觀光產業甚幸幸甚!

(作者為前交通部長)

#台灣 #觀光 #國境 #DMO #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