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3日,美國即將舉行新一屆總統大選,川普總統是否能夠順利連任,挑戰者拜登是否能夠成功,還存在許多變數。但是,基於「中國崛起」、美中貿易戰、透過華為5G之爭的科技戰,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肆虐,引發美中新型冷戰對峙態勢,影響相關區域國家的安全戰略選擇。其中,美中南海地區的「公海自由航權」與「島嶼主權」的對峙,不僅牽動南海主權聲索國立場,未來「南海行為準則」是否能夠順利推動,台灣是否能夠被納入南海爭端的多邊協商機制,成為台灣後續關鍵南海安全戰略指導。

早於2013年11月23日,中國大陸公布「東海防空識別區」,開啟中日間關於釣魚台的海空機艦對峙。同時,北京也開始在南沙地區進行「填砂造陸」工程,截至2018年為止,共建造7座人工島礁,其中3座島礁建構戰機起降跑道,從民事化工程進一步到軍事設施的組建,加劇美中在南海地區的公海自由航權與海域主權之爭。2016年7月12日,菲律賓提交海牙國際仲裁法院關於南海主權爭議的判決出爐,否定中國大陸主張傳統九段線歷史水域的權利主張。不過,華盛頓也並未採取任何特定主權歸屬立場,只是基於國際法與國際海洋法的「公海自由航權」,持續強調美國「前進部署、事實存在」的戰略理念。

2017年川普上台以來,北京加緊南沙島礁後續組建工程,並擴大第一島鏈以西從東海、台海到南海三海地區的海空機艦軍事演練,不斷進行「繞島巡弋」之外,在巴士海峽臨近台灣西南海域軍事行動,顯示出北京的戰略意圖:切斷以美國為首的第一島鏈圍堵戰略,進入第二島鏈,化解美國印太軍事戰略的海上封鎖。

不過,隨著美國內部大選持續白熱化,目前川普民調稍微落後拜登情況下,2020年7月1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正式反對中國南海主張,並認定荷蘭海牙仲裁法院2016年的裁決,直指北京有關南海主張完全非法,世界不會允許中國將南海當成自家海上帝國。顯示美國將南海議題視為遏制中國區域霸權主要途徑,未來還會持續強化美軍在西沙、南沙地區自由航行活動,創造「擦槍走小火」的可控情境,主要目的在於展現對中國強硬態度,爭取東協國家支持,並有助於川普國內聲勢。

是以,針對「美軍在西沙群島進行海空聯合反潛行動,我國軍配合擴大P-3偵巡範圍進入南海主要航道」的狀況想定,台灣的決策思考除了落實2016年7月19日蔡英文總統針對南海地區提出「南海諸島屬於中華民國領土」的基本主張與四點原則,強調南海爭端依據國際法與海洋法以和平方式解決之外,「台灣應納入多邊爭端解決機制」,而且「相關國家有義務維護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等。針對台灣實質擁有主權與治權的東沙島與太平島,國軍應該積極主動協助海巡署防衛需求,進行定期運補作業行動,以及不定期防衛需求演練,彰顯台灣在此區域的實質存在,並發揮南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角色功能。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理事長)

#南海 #台灣 #地區 #主權 #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