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只剩4個月,川普的民調現在輸拜登超過10%,雖說川普也有可能在疫情國務萬事俱糟下仍然贏得連任,但敗選的可能性已然大增。那就可以想想,如果川普敗選,美國與國際局勢會發生什麼變化?

川普造成了太多的改變與衝擊,如果換了拜登上場,是不是可以抹掉所有川普惹的禍,重回我們熟悉的舊世界?這一部分可以做到,一部分卻無法倒帶,而且無論能做或不能做的,事情都已不再是原貌,川普留下的質變、或者讓川普得以崛起的結構性質變,將繼續存在。

在美國內部,疫情、種族與黨派對立,是目前最難解的問題,只顧選情的川普還刻意煽動分化,讓狀況更加惡化。拜登如果勝選,至少在防堵疫情上可以遵循專家的意見,而不是為了選情草菅人命。他也可以努力團結國家彌平裂痕,但長久的種族積怨、貧富差距,和愈來愈不理性的黨派惡鬥,已像毒藤牢牢札根。這些問題的背後,牽涉到社會結構性的沉痾或質變,不可能立時扭轉,只能力圖改善。

至於在國際方面,拜登可以做的事就多了些。川普當總統的最大成就,是視美國的全球領導角色與責任如敝屣,不斷退群,不斷撕毀盟約,這點拜登可以重新加入,例如《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教科文組織和世衛組織,或洽商加入新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TP)並重建和歐盟的關係。

可是有些事情是沒辦法回到過去的。例如川普片面撕毀《伊朗限核協議》後,伊朗已全力重啟核研發,如今擁有的濃縮鈾是過去協議時期的8倍,而且內部主和派大受挫折,鷹派全面抬頭,美國想再談個新協議可難了。川普退出與俄羅斯的《中程核武條約》和《開放天空協議》,明擺著恢復軍備競爭,中國原本就不是《中程核武條約》簽約國,中俄也都已發展出超高音速飛彈,現在樂得不受羈絆地大力研發武器,拜登想談新協議難如登天。

川普和阿富汗塔里班簽了協議,美國分批撤軍,塔里班則同意不讓恐怖組織在境內發展,並與阿富汗政府進行權力分享談判。其實川普只是想把美軍從一個沒有盡頭的戰場撤出,之後就算塔里班重新執政,足球場上再踢起人頭,只要沒明目張膽支援對歐美的恐攻就好。川普的協議只是要一個撤軍的藉口,對阿富汗政局沒有基本影響,拜登上台後一樣要面對美軍師老兵疲資源流血的困境,可能反而要感謝川普替他解決了一個問題。

在北韓問題上,川普最大的成就是3場沒有實質成果的「川金會」,以及對北韓至為嚴厲的經濟制裁,如果川普沒有為了勝選鋌而走險,用和平協議交換金正恩在核武上作退讓,那麼拜登可以繼續用制裁施壓,北韓不能期待拜登像川普一樣好大喜功而被金正恩的笑臉唬弄住。

至於美中之間,與中國關係良好的拜登,可以更理性平和地與中方協商,雙方不斷加碼的貿易戰可以有個結束,但美中新舊強權對撞是基本結構問題,川普炒作反中牌固然是為選舉,但同時也扯掉了遮掩美中權力矛盾的那層紗,讓兩霸必有一爭赤裸裸地展現。有些矛盾點屬於核心利益,例如南海、香港、台灣、軍事、科技、勢力版圖等,不是嘴巴談談就馬上化解得了。這些核心矛盾既然揭到檯面上,就藏不回去,加上美國內部跨黨派的反中情緒,美中關係已難回到過去。

#川普 #拜登 #問題 #協議 #敗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