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民進黨立委阻擋國民黨針對核四公投案的強行表決,用盡力氣霸占主席台,藍營立委王惠美被綠營立委姚文智整個抬離主席台爆哭,而當時的藍委吳育昇也被綠委林淑芬咬了一口。2010年時馬前總統指示要強勢通過《地制法》,當時民進黨總召蔡同榮揚言流血抗爭,綠委陳亭妃1人則以肉身霸占議場主席台長達5小時之久。2010年立院審議ECFA法案,綠委黃偉哲在抗爭中向主席台投擲石頭一樣重的計時器,當場砸中藍委吳育昇,吳血流如注還縫了8針,黃偉哲還因此事被法院判處拘役55天。民進黨難道都忘記了自己過去曾在立法院所幹過的豐功偉業?當中的破壞立院公物、暴力對待藍委同僚要怎麼算?當時輿論尤其是知識分子有沒有同情民進黨「因人數少不得不這樣做」,甚至給予一定的諒解與支持?

畫面一轉,國民黨從6月起兩波針對蔡總統提名監委人選的強烈阻撓,在所有綠媒鋪天蓋地的封殺下,消極面而言以國民黨「訴求不清楚」、「學不會抗爭」、「破壞公物」來進行嘲諷。積極面而言就說陳菊是「人格者」、「質疑其資格就好好問倒她何必武鬥」來做攻防。近來還聽到一些民進黨「7年級」後的年輕政治人物提到「過去民進黨在立院怎樣抗爭,我還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現在時代早就不同了」,這些說詞還在蔡總統親自助攻下,回敬馬前總統說她提名的監委名單比馬政府時代好得多,全都掩蓋不了民進黨最偽善的一面:雙重標準。

民進黨這個「雙標黨」如果還願意腐化得慢一點,還願意尊重她一路走來所標榜的程序正義,那麼民進黨就請為自己設定一個最基本的言行標準,那就是從今之後,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在野黨只要在野一天,就請尊重其各種監督職責,民進黨立委當然有權批評在野黨立委的各項論述,但請尊重這些立委從質詢到肢體阻擋各種「監督形式上」的「正當性」。也不應忘記國民黨這38席立委後面所代表的至少是550萬人起跳的民意,是民意授予他們霸占主席台的權力,讓他們針對遭監院調查多達58案的前高雄市長陳菊卻要就任監察院長一事進行阻擋。更不用說蔡總統這份綠到發亮的監委名單難保不會延續前監委陳師孟整肅「辦綠不辦藍」法官的路線,事實上蔡總統這份監委名單27人就有24人有民進黨背景。身為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如果不用大動作阻擋這份名單的通過,反而就是國民黨的失職。

最後,民進黨團也應該把政治學課本好好地撿回來讀一讀,議事攻防當然也包括議事規則之外的抗爭,甚至包括肢體阻擋,從美國參議院的「費力把事拖」到各民主國家的國會皆然,請民進黨不要誤導大眾,倡導議事抗爭並不是立法程序的一部分。愚民政策從來都不是民主「進步黨」應該做的事。一個讓人看得起的綠營執政,就應該尊重在野立委的抗爭權,蔡政府可以不認同在野黨的論述,也可以強勢清場,但不用去詆毀這些在野抗爭的立法表現,因為這些都是綠營在野甚至是在黨外時期都頻繁使用的手段。否則民進黨的昨是今非,選民都看在眼裡,2022年就有可能重演2018年的大選懲罰。

(作者為信民兩岸協會研究員)

#民進黨 #國民黨 #抗爭 #阻擋 #主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