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島。(資料照片)
太平島。(資料照片)

國軍漢光36號演習,13日清晨揭開序幕。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強硬表示,北京聲稱在南海擁有大部分離岸資源均不合法,為控制海上資源所實施的霸凌行動也不合法,「世界不允許北京將南海視為其海上帝國」。

領土既不在南海區域內,又不是《聯合國海洋公約法》簽約國的美國,這紙聲明,來得蹊蹺,雖說是因為川普內政不修,防疫無能,連任不利,試圖擴大中美衝突,將內部問題外顯化,降低國內反對的聲浪。不過,蓬佩奧的這紙聲明,卻再次暴露了中華民國台灣處境之尷尬與台獨主張之矛盾。

對於蓬佩奧的強硬聲明,我外交部強調南海諸島屬於中華民國領土,並對於各國對南海之主張應符合國際法規範、不承認不符國際法的主張表示歡迎。美國連中華民國都不承認了,又怎麼會承認中華民國擁有南海諸島的主權呢?外交部對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約國的美國,表達歡迎「各國對南海之主張應符合國際法規範」,豈不是對牛彈琴?

不僅如此,台灣對南沙群島的主權主張,還有著基本的矛盾。

1945年日本戰敗後,將戰爭期間占領的南海諸島交還中華民國,次年我國派出軍艦巡航南海諸島,並將長島命名為太平島,勒石立碑。2016年蔡英文在高雄登上康定艦,遠距聲言我國擁有南海諸島主權,但是,2020年蔡英文就職典禮演講中,卻將中華民國的歷史,從1949年起給閹割了。既然如此,如今的中華民國主張的南海諸島主權究竟從何而來?

外交部真要主張南海諸島屬於中華民國領土,勢必要「概括承認」1945年以前中華民國的主權和一切主張,亦即等同於承認了「一中原則」。但是,按陸委會一貫說法,不承認一中原則,是當前蔡政府與多數台灣民眾的共識。進一步論,對於那些我國迄未有效占領的南海島嶼,外交部的主權聲明,形同廢紙,但就我國實際有效佔領的太平島而言,問題將更複雜。

2016年初馬英九曾登上太平島,宣示主權,但菲律賓長期主張太平島只是岩礁,2017年國際法庭在海峽兩岸都缺席的南海仲裁案中,也認定太平島不是島嶼,不應有專屬經濟區。如今,蓬佩奧鴨霸的南海主張,極有可能陷台灣於進退兩難中:

蓬佩奧的聲明,形同否定了台灣對太平島的主權,如果菲律賓漁民強行在太平島近海海域進行漁撈作業,太平島守軍該不該驅離菲國漁民?台灣應不應該改變對國際法庭「南海仲裁案」的反對立場,就太平島周邊漁權問題與菲國進行談判?台灣與菲國進行太平島漁權談判,算不算「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北京基於一中原則,若主張太平島暫由「中國台灣」暫管,並宣稱兩岸將共同保衛主權,台灣應否表示歡迎?如果菲國派兵登陸太平島,太平島守軍該如何因應?灘岸殲敵、全軍投降、還是撤軍?如果美國支持菲國軍事行動,台灣如何回應?太平島戰爭果若爆發,1600公里外的台灣本島如何展開後勤支援?戰事爆發,大陸軍隊若就近支援太平島的國軍,島上國軍該如何因應?國防部與參謀本部又該如何決斷?美國動向又如何?

上述種種假設狀況,應該都沒有納入此次漢光演習聯合反登陸、反空降、反特攻等科目,也沒有納入「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的戰術演練。演習,畢竟是動態的軍事行動對抗靜待的假想狀況,然而,世局多變,蓬佩奧的一紙聲明提醒了我們,「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的發生地,未必在台灣本島,可能發生於1600公里外的太平島,也可能發生於東沙、金馬、澎湖。

蓬佩奧還提醒了我們:對於資源有限的蕞爾小國而言,中華民國需要有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需要有前瞻的整體戰略觀。切勿事事以美國馬首是瞻,自陷於困境,成為區域衝突的犧牲者。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太平島 #主張 #中華民國 #主權 #南海諸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