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召開記者會公布外交電報,指控前立法院長蘇嘉全和其姪子立委蘇震清,利用國營事業赴印尼私下會晤高層,刻意繞過外交系統參與,以致有損及我國經貿談判籌碼之虞。儘管蘇震清對此事已提出澄清,但蘇嘉全貴為立法院長卻私下「微服親征」,讓駐外人員上報告指「國營事業似已被若干中間人操控」、「以遂其個別私利」,自已屬失格。尤其,蘇家叔姪雖未必圖利自己,但卻不能不知「私人」推動新南向政策,已涉及以權勢害公而可能有損國家利益。

立法委員職權在於制定法律、認可行政部門提出的重大政策和監督政策的執行,而蘇家叔姪帶著國營事業到印尼去談經貿合作,這是外交和經濟部門的執行權。因此,立法院長和委員由商人仲介安排,帶著國營事業人員與印尼高層談經貿合作,而且還刻意避開代表國家的「駐印尼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這不僅已違反立委職權的分際,也難免遭致「遂其個別私利」的合理推論。

駐印尼代表處解密的電報內容中指出,蘇家叔姪積極在印尼執行新南向政策的結果,造成「本處無從回覆印方高層詢問」。對印尼方而言,台灣來了個國會議長洽談經貿合作,而且還有國營事業人員隨行,自認為商談結果幾乎代表我國政府。但當詢問駐印尼經貿代表處相關事宜或進度時,卻讓代表處無從回覆,也給予了「印方認為我國政出多門,國內主管部會及駐外代表處不一定掌握狀況之印象」,而大為損傷我國政府與駐外單位的形象,當然也損及了國家利益。

在蘇震清透過自拍影片的說明中,強調其等赴印尼訪問過程都已公開,且為降低政治敏感而謝絕駐印尼代表處參與,乃至於認為國營事業人員隨行往返前後,經濟部事先同意和事後應了解所洽談的內容。但問題是,立法委員無權代表政府與外國政府交涉外貿事宜,而蘇嘉全竟以立法院長之尊經由商人安排前往,又讓印方認為談妥了什麼呢?尤其,駐印尼代表處電報中稱,國營企業訪印活動任由中間人安排,「相關人士有其政經利益考量」,此是否意味存在弊案的可能?

唐榮公司總經理張仲傑為蘇嘉全的外甥,不久前才遭指控該公司的採購案,有多項由其妻子和兒子開設的公司承包。而蘇貞昌三女蘇巧純的「二三設計」公司,也屢屢得到政府的標案,乃至於「幫推」、「投石」和「卡神」等綠營的公關公司,更是已拿過鉅額的政府標案。政府標案固然有評選委員,但若都請自己人評選,無非也是種新形態「黨國體制」的運作而已。

大陸在六四期間曾有「反官倒」訴求,係指控有權力的官員以較低價格買進計畫經濟下的產品後,轉手賣給自己親友開設的公司,再由其等在市場經濟上以高價賣出,以此「倒買倒賣」來賺取差額的腐敗情形。台灣版的另類「官倒」模式,則是官員把政府資源倒注在具有裙帶和朋黨關係者所開設的公司,且這已是正在上演的寫實戲碼,而非撰寫中的劇本。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國營事業 #駐印尼 #代表處 #印尼 #蘇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