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全面執政必定腐化」劇本不會成真猶言在耳,第一時間就爆發前立法院長蘇嘉全、立委蘇震清叔侄與國營事業高層,透過人力仲介業者安排,迴避外交部及駐外館處,與印尼人士會面,民進黨執政弊案傳聞不斷,已見怪不怪。令人震驚的是:政商勢力透過「體制外」管道介入外交已嚴重侵蝕台灣對外工作;外交部的專業及尊嚴再遭踐踏,更自甘淪為政商共同體的「遮羞布」。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革實院長羅智強及副院長游淑慧日前依據印尼代表處4年前的電報內容,揭發蘇嘉全、蘇震清可能涉及不當利益輸送疑案,蘇嘉全及蘇震清強烈否認,並委託律師到台北地檢署,控告王育敏等3人加重誹謗,另將提民事求償。羅智強等也於22日到北檢反控蘇嘉全、蘇震清誣告。

由於涉及國家利益、政策、以及對外關係運作等重大議題,全案不能等待冗長司法程序使真相水落石出。我們首先應可以確定,雖然外交部以一些相互矛盾、自曝其短的詭辯來規避責任,駐印尼代表處電報的真實性無虞。外交部說「不評論也不證實電報的真偽」,依此邏輯,假如這份電報是惡意中傷蘇嘉全的假文件,外交部也不能評論證實,只能任憑流竄,誰會相信?至於「國家公文書不該是政治鬥爭的工具」的潛台詞就是外交部不敢承認或否認,只能打迷糊仗,淪為政爭工具。

但外交部又指電文與事實有出入,間接證明了電報的存在。而現任駐印尼代表陳忠在民進黨重新執政後才被任命,是深獲民進黨信任的資深外交官,因此,可以完全排除電文是挾怨報復等「陰謀論」。

其實真相之後最值得警惕的是,民進黨執政後,外交部的專業、尊嚴,甚至國格都逐漸淪喪。在國民黨時期,先後幾任代表楊進添、林永樂、夏立言及張良任都與印尼政府維持密切友好關係,卡拉擔任副總統後,與台灣代表的溝通管道極為順暢,為何民進黨執政後就迴避駐印尼代表處,透過人力仲介商的體制外管道安排見面?無論任何理由,都是兩國關係退步的跡象。

民進黨人士的操作只是傷害了駐印尼代表處在雅加達的地位以及台印雙邊關係,由於涉及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及利益,印尼政商界可能更樂於直接與台灣商人、國營企業、甚至政治人物打交道,印尼代表處官員在電文中所陳述「駐外館處機制排除在外,個別擊破,以遂其個別私利」,就流露出他們的高度危機意識。

蘇嘉全堂堂中華民國立法院長,地位崇高,口口聲聲積極推動「國會外交」,更應利用透過官方駐外機構,進行高規格正式訪問,但現在卻寧願選擇商界安排,私下進行,這根本就是自我矮化、降低國格的表現。

蔡政府將「新南向」政策列為指標性外交工作,所有駐東南亞及南亞國家代表處都承受極大壓力,駐外代表的最重要工作就是發揮統一指揮功能,統籌運用所有資源,現在卻眼看到國營企業被中間人操控,珍貴的外交籌碼淪為私人牟利工具,已嚴重到必須向國內相關部會反映。

台灣是個民主法治國家,對攸關人民權益的政府資訊,外交部等相關部會應依法主動公開,不應自陷國內政治紛擾或可能弊端之中。如行政部門怠惰、逃避,立法委員可執行要求行政機關提供參考資料或調閱文件原本的職權。全案是否要歹戲拖棚,甚或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暴,就在決策者及當事人一念之間。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外交部 #蘇嘉全 #代表處 #電報 #淪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