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權回歸中國23年,台灣駐港與香港駐台機構,基本維持良性互動,即使經歷政黨輪替,朝野政黨對延續台港關係的穩定發展都有高度共識。但《香港國安法》施行後,台港為了派駐機構人員簽證問題,隔空較量,激烈攻防,讓台港關係兩敗俱傷並陷入雙輸困境。

台灣駐港機構從上世紀港英政府治理香港殖民地時期,即由外交部統籌,並以民間機構的「中華旅行社」執行駐港事務,相關黨政機關駐港人員加以輔助。隨著香港主權移交,台港關係結構調整,駐港機構即改由大陸委員會統籌,並另訂《港澳關係條例》規範雙邊交流事項。

陸委會現行駐港機構(會內稱「香港辦事處」,在港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根據雙方約定,派駐人員的工作簽證或駐港機構的運作,都必須接受香港特區政府相關法律的規範,但基於互信與默契,雙方對部分規範細節始終保持「戰略模糊」,並未衍生公開爭議。

其中,對駐港代表與主要駐港人員在申請駐港工作簽證時,是否必須簽署有關遵守「一個中國」原則承諾書的爭議,據知情者透露,97之後,香港特區政府確曾要求駐港代表簽署具有政治意涵的文件,而這項文件的依據就是北京對香港特區處理涉台問題的「錢七條」。

1995年6月,大陸前副總理錢其琛發表《香港涉台問題基本原則與政策》(錢七條」)提到:台灣現有在香港的機構及人員可繼續留存,他們在行動上要嚴格遵守《香港基本法》不得違背「一個中國」的原則,不得從事損害香港的安定繁榮以及與其註冊性質不符的活動。

香港特區自成立以來,對台灣駐港代表申請簽證即要求承諾遵守基本法,這項蘊含一中原則的承諾,旨在不會從事「與註冊性質不符的活動」,因具有各自表述的模糊空間,藍綠政府的駐港代表,在折衝溝通後也都務實接受;同時,駐港機構的郵包進出海關都還擁有等同「外交郵袋」的待遇,顯見雙方的務實進取。

但近年香港抗爭事件頻發,民進黨政府以支持民主為名,屢屢聲援,並宣布將給予人道救援等政策承諾,台港關係急轉直下。香港雖是中國特區,但對發生在香港的占中事件、反送中運動,甚至黑衣人暴亂事件,北京幾乎定性為外國與境外勢力幕後策動的「顏色革命」。

基於「港人治港」的政治承諾,北京敢怒敢言,但就是不能公開「插手」香港事務,直到暴亂情勢失控,中聯辦招牌遭到汙損,北京才意識到必須直接出手管控香港亂局。因此,重整中聯辦、升格港澳辦、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國安法,即成為遏制香港動亂的組合拳。

當北京將香港動亂定性為反對派和外國與境外勢力勾結,北京就已把矛頭指向美英「外國勢力」,以及專指民進黨的「境外勢力」。在《香港國安法實施細則》施行後,因各方缺乏政治互信,細則規範過於寬泛,導致國際社會普遍反彈,美國強勢取消香港優惠待遇,各項對港制裁接二連三,讓北京更加騎虎難下。

台港關係是兩岸關係的縮影,中美衝突加遽勢必衝擊兩岸的未來走向。在兩岸三地風雨飄搖之際,香港特區政府若增加要求台灣駐港機構承諾遵守《香港國安法》,或要求承諾「就涉港活動提供資料」,民進黨政府究竟是選擇針鋒相對、兩敗俱傷?或尋求溝通管道化解分歧?這是蔡英文國安團隊當前的首要課題。

#駐港機構 #香港 #台灣 #駐港 #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