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作〈蔣經國是不是改革者〉刊出後,引發不少回響。該文原係《蔣經國日記揭秘》之節錄,由於版面所限,無法盡展全文,為免滋生誤解,特別再做補述。

各方賢達的指正主要在於拙作結語說:「蔣經國並不是個改革者,他的改革是被迫的。」似在指陳蔣經國對台灣民主毫無貢獻。首先,筆者作此結論,乃是根據當時各項內外環境所得出,文中已有清楚說明,並非無的放矢。但改革必須兼顧守成與突破,新舊觀念的拔河與勢力的糾葛,讓改革之難往往甚於革命,此所以鄧小平才會說:「所有改革都是被迫的!」

更重要的是,所稱「不是改革者」或「改革是被迫的」,並不等同於「對民主沒有貢獻」。《中庸》有云:「或學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如果拿改革來作比喻,蔣經國雖然不是改革者,但他對台灣民主還是有功的。對於張祖貽、龐建國兩位先生的回應與指正,筆者敬謹接受並表感謝。

事實上,筆者在《蔣經國日記揭秘》一書中也強調,不能因為蔣經國的改革是被迫的,就說他對台灣的民主毫無貢獻。筆者並列舉五大理由:

一、由於蔣經國晚年採取的寬容政策,讓台灣的民主化能在較短期間內完成,而且沒有造成太多人傷亡,社會沒有付出太大代價,這是蔣經國留給台灣的政治遺產。

二、蔣經國儘管是在壓力下被迫改革,他對國家方向與何謂國家利益一直十分清晰而堅定,包括「決不與中共妥協」、「決不與蘇俄交往」、「決不讓台灣獨立」等,至今仍是藍綠主政者奉行的國家方向。

三、蔣經國應對美國的謀略值得後人參考。蔣日記中經常出現怒責美國的記載,毫不掩飾對「美帝」的厭惡,但他為了國家利益,還是要與美國維持實質關係,同時也提醒自己必須獨立自強,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四、蔣經國應對中共的策略值得借鑑:蔣當時同受黨外與中共挑戰,日記中提出一系列應對做法,包括要「消除船上意識」,也就是後來所謂的「命運共同體」,以及要有「近可安台,遠可復國」的國家發展藍圖,提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

五、蔣經國對促進族群融合的努力,應予肯定。蔣經國雖然是個威權統治者,卻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喜歡走入民間,與一般民眾話家常,讓許多台灣人民感受到這個「外省人總統」的親切感,無形中消弭了許多省籍上的隔閡。更不用說國民黨的本土化,就是從他任內開始的。

無論如何,蔣經國在他主政任上,經歷了退出聯合國、台美斷交、黨外挑戰以及中共統戰等一系列難以應付的事件,他為台灣承擔許多,是真心愛這塊土地,以實際行動來「愛台灣」的人,歷史應當給他公道評價。

(作者為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蔣經國日記揭密》作者)

#蔣經國 #筆者 #改革 #改革者 #台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