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稍早的反共演講,讓我想起30多年前救總理事長谷正綱的激昂反共演說,一切都歷歷在目。今天被民進黨說成昏天暗地的蔣公時代,在美國反共人士稱許中,可也屬於「自由世界」,他們對當年「自由中國」的支持遠遠超過今天的「民主台灣」。不只是口號讚美,或是飛機船艦穿過台灣海峽,而是最新的美軍轟炸機、戰鬥機、高空偵查機,以及上萬名海軍陸戰隊員直接進駐台灣島上。

為什麼美國人最終撤走了?蓬佩奧提到尼克森總統,說他為了要改變中國而決定了接觸的政策。事實真是如此嗎?1960年代美蘇處於以核武互相毀滅的恐懼年代,1961年豬灣事件,美國灰頭土臉;隔年古巴危機,美國瀕臨核武大戰邊緣;接著介入越戰,死傷枕藉,戰爭長期化,國家精疲力竭。此時,中蘇共交惡為美國帶來「一絲曙光」,尤其1969年中蘇「珍寶島事件」武裝衝突,更開啟美國聯中制蘇的政策思維。1971年10月,即使美國動用所有力量阻擋,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第三世界國家的支持下,仍然以超過2/3的票數,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

由於國際政治實力使然,以及美國以蘇聯為主要敵人的考量,1972年2月,在國務卿季辛吉主動祕密穿針引線之下,尼克森總統主動訪問中國大陸,同時簽署《上海公報》。在這份文書中,雙方同意走向「關係正常化」,另外還有大篇幅各說各話。今天細看原文,美國完全沒提到中國民主人權,反而是中共直接間接地責罵美國,口氣強悍。難怪尼克森被美國反共人士大罵成委屈求全的朝聖之旅,事實上也是如此。尼克森的「改變中國」之說,只是說給美國反共人士聽的下台階。

隨後越戰挫敗,尼克森乾脆拋棄了南越政府,把它推給了越共的統治。此時,美國對中國的「接觸」仍然繼續加速,1979年1月1日,卡特政府與共產中國建交,同時單方面與中華民國斷交,廢除《共同防禦條約》,撒出美軍。1月28日鄧小平訪美,離開美國不到兩周,解放軍即大舉進攻越南,進行1個月的「懲越戰爭」。這是中美默契下如疾風暴雨般的短期戰爭,目的是教訓越南,同時向蘇聯示威,美國靠著中國吐了一口氣,出賣朋友總算也有入帳。反共領袖雷根對與赤色中國赤祼祼的交易非常不滿,他主張與中華民國復交,結果他當上總統後的1982年,卻簽署了《八一七公報》,同意逐步減少對台灣的軍售。

所以,今天蓬佩奧提到尼克森和雷根總統的對華政策,彷彿美國如何自我犧牲,給了中國天大的好處。只要檢視歷史,就知道這是何等往自己臉上貼金。美國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且為己利不斷拋棄「自由世界」的友人。另一方面,中國對美政策,當然也是為了自己,至於中美如何在合作過程中,提升自己內部的發展,同時取得最大的外部利益,那是各自本事和造化的問題。

這也是今天檢視蓬佩奧演說的標準,即國際實力與國家利益。中國也是如此看待,所以由發言人簡單駁斥外,反應非常淡定,一些專家甚至冷嘲熱諷。當年美國已無力全面對抗中國,更別說今天了。何況美國已退出最重要的國際組織,經常唱獨腳戲,如今又落入疫情的無底深淵,北京會擺足姿態,氣氛緊張,但不會真與美國硬碰硬,只要耐心地等著美國繼續掉進去即可。目前許多專家認為,未來幾個月兩岸戰爭風險極高,我的看法並非如此,大陸已經確認中美實力對比是解決兩岸問題的關鍵,現在「時機不錯」,他們會最大程度自我克制,耐心等到真正居上風的那一天。

#美國 #尼克森 #中國 #反共 #蓬佩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