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互相關閉領事館的政治議題延燒,意外讓美國駐成都總領事夫人莊祖宜變成焦點。莊祖宜在大陸之所以受到歡迎以致成為微博「大V」,不僅是其文藝氣質和暢銷作家的身分,關鍵更在於她作為美國外交官夫人、傳統中華文化家庭與台灣成長背景所形塑的文化內涵,具有溝通兩岸、中美文化的獨特魅力。

然而,在這一輪中美的外交拉扯與民意摩擦中,莊祖宜不幸成為眾矢之的,捲入政治的漩渦中。而最值得觀察的是,莊祖宜不只是因失言提及「納粹驅趕猶太人」而被大陸網民罵翻,她的外省二代背景、對中華文化與大陸社會的親切感,也不見容於台灣獨派網民,進而陷入「兩頭不討好」的窘境。

無獨有偶,莊祖宜的尷尬境遇,不久前在另一個人身上剛剛碾過,他就是美籍記者、作家張彥(本名為Ian Denis Johnson)。具有《紐約時報》駐華記者身分的張彥,因中美互相驅趕駐點媒體,不得不打包離開北京。這位扎根中國社會30年、精通中文的美國人撰寫長文〈在崩塌的地緣政治中,我被迫離開中國〉,以感性的基調表達了對中國文化、中國社會的不捨之情。

不料,張彥的這一篇深情自白,一邊被大陸網民冷嘲熱諷,痛批其過去涉入大陸反體制活動的歷史,斥其為美國滲透顛覆中國的棋子,還假惺惺向中國民眾道別,另一邊海外網民也非常不客氣地批評張彥的本質是「鄉愿」,指其在大陸享受「對美統戰紅利」,根本不值得同情。

張彥、莊祖宜都可以稱為「接觸派」的代表。無論是在「小兩岸」的大陸和台灣之間,還是在「大兩岸」的中美之間,過去30多年來「接觸派」都在彼此官方和民間關係的改善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正面角色。美國的「熊貓擁抱派」,大陸在美留學生、在台陸生和陸配、學者和媒體人,台灣在陸藝人、台商和台生等,其實都是廣義的「接觸派」的一員。

當然,如果非要上綱上線地審視,尼克森時代以降,美國對大陸基本政策的確是以「接觸」促「演變」,「接觸派」不可避免地被賦予一種政治目的。事實也證明,在不同國家、不同社會,尤其是在兩個意識形態敵對、存在政治緊張關係的社會間穿梭,「接觸派」也不可避免地會受到政治情勢的影響,時刻存在捲入政治漩渦的風險。

俗話說,距離產生美,也就意味著交流未必會增進共識,但反過來看,不交流、欠溝通的結局一定會導致偏見和敵視,最終招致對立和對抗。川普政府的鷹派勢力,以對華「接觸」路線失敗為名,逐漸關閉和大陸溝通、交往的大門,這樣做的後果必然造成中美新一代年輕人的隔閡與仇視。

大陸的90後、00後年輕人,都在美式現代文化浸潤下成長起來,麥當勞、NBA、好萊塢是生活方式的組成部分,這只能證明美國「接觸」政策的成功,而非失敗。同樣,這幾年隨著大陸網路軟實力的增強,美國年輕人對抖音、對李子柒的興趣,實際上更有助於將兩國年輕一代拉入同一個文化圈層。

遺憾的是,從張彥到莊祖宜,他們的境遇都不約而同指向一個現象,那就是「接觸派」黃昏已現,「脫勾」時代暗夜的第一絲寒意已經襲來。夏蟲不可語冰,不知如今自認為理所當然地享受在「接觸」紅利下的大陸年輕人,會如何看待可能要走入的漫漫長夜?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接觸 #莊祖宜 #大陸 #張彥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