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個歹年冬,不僅疫情讓世界迅速不景氣,川普又繼續點燃中美外交戰,兩岸關係仍是已讀不回,大陸台商面臨的艱辛處境,可謂前所未有;正如陳時中所說:你已經選擇了「國籍」,只能自求多福。

還好,大陸台商是我經貿的最大支柱,它占我外銷總額的45%,每年為台灣創造了一千億美元的順差,這些一生「逐市場水草」的族群,本著「風吹柳動,不見柳折」的硬頸精神,為兩岸締造經濟奇蹟。

然而,來勢洶洶的新冠病毒,卻讓世界供應兩鏈中斷,復工復產及復單備極辛苦,客戶賴帳、拖帳時有所聞,致現金周轉出現危機,稍不小心就被拖累而連鎖倒閉,真有「非戰之罪」之嘆。

中國因香港、南海、印度及中美問題而自顧不暇,加上中國就業問題非常困難,因此之前困擾台商的ECFA十年到期「存廢」問題,大陸表示不會處理,還積極端出「惠台商」政策,希望先穩住包括台商在內的外商,大陸政府對台商基本上是友善的。

問題是台商先要「存活」,擁有充沛現金,才能「剩者為王」。首先,台商要採取一切手段,尤其要運用算術中的「加減乘除」四法求存。台商在歹年冬要先求活再發展,多方增加訂單和員工參與及向心力,並鼓勵創意;減少冗員、庫存及不必要開支,甚至共體時艱的減薪;對外多用策略聯盟、增加金融機構貸款或延後付息付款,產生乘數效果;除弊更新、排除不獲利的客戶與市場;這些富有實效的開源節流作為,唯有早做、多做,形成共識與行動,才有成果。

其次,善用大陸政府各種紓困措施,而由台企聯或台協提出政策輔導方案或建議。台商除利用五險一金的減稅、申請研發獎助金及員工薪資補貼外,更應向大陸政府提出「政策性貸款」,或在台商集結地區多設台資銀行。同時允許台商積極參加中國國內大型公共建設的投標案,以及協助「數位轉型」的人才培訓等。

再者,外銷業台商除在中國大陸固守美國以外的市場外,宜由中心廠或龍頭企業帶領,到東南亞另建集體生產基地的「台商工業園區」,以產業供應鏈為主體,邀請台外商加入,且分別分析緬甸、印尼、越南等地投資環境的優劣和配套條件,以集體產業力量,跟當地政府談判,爭取較佳的設廠條件,這方面還可邀請台灣的大專院校、銀行保險、醫療機構、物流機構及當地台商,一起打群體戰,共謀解決台商的資金、人力、醫療及配送物流不足的問題。

此外,台商宜加速推動傳承,把企業交給有企圖心的第二代來經營。如第二代有能力和意願問題,也應加速建立「專業經理人」體制,台企聯和各地台協對年輕企業家的培養也應寬編預算,建立「易子而教、易企而學」,互為「教父導師」的培訓制度,讓台商的經營能源遠流長。

最後,台協也應對未能繼續經營的台商,成立「撤資與糾紛」輔導小組。協助台商處理勞工、債權、土地、法令及糾紛等問題,幫助台商光榮退場,提升台商美好形象。

(作者為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院長)

#台商 #問題 #歹年冬 #中國 #大陸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