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親,並非家在那裡,而是根在那裡。

他回湖南尋親了,此前他從未見過他們,彼此也極少聯繫,曾有人問他,為什麼非得去一趟?你們雖是血緣上的親人,實際上,你們根本不熟,倒不如省那來回機票。何況,你連湖南話都聽不懂。

顯然那人不懂什麼是「情懷」。他回祖籍尋親,不過就是想回去看一看而已,奔著這一個念頭去的。去了,人生就不會再有遺憾了,就像撿回一塊遺失已久的拼圖,靈魂就完整了。湖南很近,隨時都能去,何況湖南從來就根生在他的心裡,他只需伸一伸手,便能把有血有肉的悲歡離合攢在手裡,讓鄉情更具體。

2018年秋末,在那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的時節,他透過公安局和縣政府的協助,找到了被歷史和地域疏隔一輩子的他們。

這裡是他祖先生活過的地方,如果有心,總能在時光深處,捕捉到一絲痕跡的。就像一棵樹被砍斷了,你卻能從新生的枝葉裡,尋覓出老樹依稀的風骨。

這棵老樹,名叫茶陵。

親人說:「歡迎回來,我們都是一家人。」然後他們握手,相擁。

如同這世上所有的重逢一般,只是鄉愁昏黃的色調已然褪去。

他說,本以為故里是他方,來了之後,才知道土地一直在那兒,並未離去。

我不知道他跟親人見面時,有沒有流下寶貴的男兒淚,但我想,那一幕,是極其感人的。

大海隔絕了兩岸,卻斷不了流淌在血脈裡的思鄉情懷。跨海尋根,千里訪祖,對世人而言,或許這是一個極平凡的故事。但對他們來說,卻是刻入心裡的,一輩子只有這一次,一次卻等同一輩子。

他是台灣一位歷史老師,因不滿「課綱被改」、「去中國化」,無奈一己之力難以扭轉學生被固化的思想,去年便含淚離職,離開從小長大,卻已變得無比陌生的地方,隻身赴大陸教書,幾經輾轉,最後在溫州落腳。那年和他對話時,我都能感受到他內心對故土的依戀與柔情。那是他找回生命本位的一刻,臉上有著嬰兒歸於母體的神態,無比動人。

兩岸尋親的故事可不只他一個,雖然這些人世代扎根在台灣,但滄桑的歲月並未抹去他們的故土情懷。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時間能沖淡一切,然而這種情懷只會越來越深,每當他們思念著、心繫著,沉默中就已認同了那廣袤的土地就是自己的祖國了。

作為龍的傳人,作為炎黃子孫,他們心裡何嘗不是裝著那片土地?

言及此,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納蘭採桑/台南市)

#尋親 #情懷 #親人 #靈魂 #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