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世紀哲學家康德曾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物換星移,時代變革,正派政治家早已不再以騙術為推行政策的手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竟然以不實的謊言欺騙,不怕被世人唾棄嗎?

1971年以後,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總統尼克森先後進入大陸,和毛澤東、周恩來晤談的目的是,以「聯合明天的敵人、消滅今天的敵人;聯合次要的敵人、消滅主要的敵人」的心態向中國示好,旨在拉攏中共對付蘇聯。當時中共在「蘇修」、「美帝」兩面受敵的窘境下,將計就計,接受「中美聯合制蘇」的詭計。人生無常,世事雖料,蘇聯真的竟在季辛吉中美聯合制蘇計畫裡,迅速解體,瞬息改變了全球戰略形勢。

然而中國大陸很快繼蘇聯成為美國潛在的對手,而多年來美國各式各樣的接觸都希望改變中國的政治路線,成為美國的追隨者,其實這完全是美國不切實際的主觀想望。1979年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時,就鄭重說過「走自己的路,不以書本做教條,不照搬外國模式」,要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心情小心翼翼、步步踏實地找出一條能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促進社會生產力、增強綜合國力、適合中國國情的政治路線。

美國霍普金斯大學中國研究系主任大衛‧藍普頓曾說:改革開放路線使大陸從一個人均比柬埔塞還低的國家成為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大國。他說,鄧小平的決定,加上中國大陸人民勤奮工作,致力教育和努力儲蓄,創造了不僅西方,恐怕中國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成果。試想、這樣歷史空前、獨創普世奇蹟的政治路線,會因蓬佩奧的幾句空話而改變方向,追隨美國的空思幻想嗎?

蓬佩奧呼籲大陸人民加入行列,來改變中國的行為,並說美國必須接觸中國人民並賦予他們力量,顯然想在中國大陸故技重施,再掀起20世紀80、90年代,美國一手策畫並操縱在中亞、東歐進行的「顏色革命」,以和平手段顛覆政府,建立馴服於美國的政權。不知道蓬佩奧可曾想過,中國大陸根本不是也不像當年東歐的烏克蘭、西亞的伊拉克。根據美國、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度民調顯示:中國大陸人民對政府施改滿意度,高達86%,遠高於47%的世界平均值。最近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3名學者研究,對中國大陸人民對政府滿意度的民調,高達9成的受訪者滿意中國政府的施政。冷靜的分析,蓬佩奧的企圖無異是蜉蝣撼樹,不自量力!

前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羅素批評說:「蓬佩奧的演說,是冗長的意識形態咆哮,只會招致反效果,不可能改變大陸。」是對蓬佩奧演說,簡明扼要的最佳評斷。

(作者為前退輔會主委)

#美國 #蓬佩奧 #中國大陸 #聯合 #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