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全球關注的焦點之一就是中美關係,而且最關注的是會不會爆發軍事衝突。

年初,我曾有一文分析研判台海形勢,以1到5作為戰爭概率的指標,1950年韓戰爆發前,是4,1958年(八二三炮戰)與1996年(導彈危機)時,均為2;2020年,則是4+。

哈佛大學Allison教授(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原創者)統計人類近500年歷史,一共16對老大老二關係,演變為戰爭的概率為75%,僥倖免於一戰者25%。這是數字統計,數字統計背後應該可以有理論分析。

會不會爆發戰爭?我的理論分析是「三個取決於」:一取決於雙方實力,若相近,則概率小(25%),差距大,則概率增(75%);二取決於戰略手段,手段少則概率小,手段多則概率增;三取決於政治智慧,這部分可遇不可求。

美國對中國的態度,早期中方多抱期待,甚至還願委曲求全,但川普上任以來,尤其是這一陣子狠招盡出,估計還有幻想的應該不多了。與此相對,擔心戰爭,以及做好面對戰爭的氛圍正在快速形成之中,那麼,究竟是會還是不會,概率多大?

先看雙方實力,中美實力就全球而言,肯定是中弱美強,然就中國家門口的西太平洋而言,應該已是五五波的形勢了。這樣的形勢,也正是美國雖已把中國清楚定位為挑戰及威脅美國霸權的最大對手,必欲除之而後快,卻迄今猶豫再三未採軍事手段的主要解釋了。

再看美國的戰爭手段,歐巴馬時代是「亞太再平衡」,華而不實,中國崛起如故。及至川普上台,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折射出的是更強的焦慮感,於是開始敲打中國。3年下來,細看美國的手段,招式雖多,但效果不一。貿易戰幾乎無關痛癢,香港牌、新疆牌,船過水無痕,比較見效的是科技戰,但卻兩敗俱傷,其他如騷擾在美中國科技人才,緊縮簽證,乃至關閉總領事館等等,非但效果一般,反而突顯黔驢技窮之窘。剩下來,攥在美國手中的還有兩張牌,是真的具有強大威力的,一是金融牌,一是戰爭牌。

所謂金融排,指的是切斷SWIFT(國際銀行間美元支付系統),讓中國與美元脫鉤。這一招,威力之大,可以對付天下所有企業及一眾國家,唯獨中國例外(細節無法在此細述),反而還可能為淵驅魚,倒幫中國一把,於是剩下的只有戰爭牌可打。

所謂戰爭牌,首先排除核戰;其次,如果爆發,必在西太平洋,特別是台海與南海。美國的目的,是要把中國打回40年或至少20年前,讓美國不再感到被中國篡位的威脅。美國智庫蘭德公司曾發表報告《與中國開戰:想不敢想之事》(2018),分析與建議,為了達到美國的戰略目的,與中國進行一場傳統(常規)局部(區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當然,形勢最終是否會如此發展,還要看第三個取決於—政治智慧而定。

#戰爭 #美國 #中國 #取決 #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