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戒嚴時期,高層領導人延續著古代的文人傳統,即便如蔣介石為軍旅出身,亦格外著重心靈修養與人文素質,一生行事,皆恪遵陽明學說;蔣經國雖是留俄,受西方馬克斯主義影響頗深,然在位期間,每向社會推薦如《荒漠甘泉》、《天地一沙鷗》等書,儘管因政務繁忙,其所思所得,未必真能深入肯綮,但卻也使得台灣在追求經濟發展的過程中,讀書風氣依然鼎盛,類似諾貝爾文學獎系列作品成套的印行、販售,可為明證。

李登輝繼任,在解嚴之後半年,各類書籍解禁,台灣社會迫不及待的汲取營養,書香氣息瀰漫,更是台灣人文發展的黃金時期。李登輝一生,熱愛讀書,家中不但坐擁書城,更不時廣閱新知,曾出版過13本書,雖多為口述,而胸中丘壑,亦顯露無遺,可謂是歷任領導人中學養最佳的。1990年,李登輝以總統之尊,提倡「心靈改革」,更提出一份「李登輝推薦書單」,鼓勵民眾多多讀書。儘管因為李登輝受日本教育影響甚深,尤其對日本如德川家康等的政治家多所青睞,故所標舉書目有頗濃厚的日本文化色彩,未必能讓人愜懷;但登高而呼,上行可以下效,對社會人心、讀書風氣的涵養,無疑是具有深切意義的。

其後繼的三任領導人,不是名校畢業的高材生,就是擁有博士學歷的學者,但平心而論,說他們不學無術,束書不觀,可能有點過分,但除了專業之外,對更廣泛的人文領域關注,顯然是少之又少的,對台灣早已深植於人心的中華文化的認知,更是淺薄得讓人發噱,遑論對社會人文素養的關懷。防疫期間,國人靳門難出,本是推促民眾在家靜心就讀的大好良機,而政府從上到下,未聞有若何呼籲。

據調查,台灣去年成年人中有4成的人,一年平均讀不到一本書,而其中讀書的恐怕也多半只限於養生、理財等較具功利性質的書,文學、哲學、歷史、文化,幾乎成為「無用」的代稱,大學本科的學生,甚至連指定教科書都不願購買,更何況是其他?數十年前,在升學主義作祟下,許多通俗文學作品被目為「毒物」,嚴禁小朋友閱讀;而如今的家長,恐怕該耽心得是,連通俗作品都不肯讀了,還會去讀別的經典著作嗎重慶的南路盛極一時的書街,早已為其他行業店鋪所取代,出版社人人自危,但一籌莫展,而政府對此不聞不問,台灣距離「文化沙漠」的境地,大概也只剩幾里路了。

李登輝的功過如何,姑且不論,但他對台灣文化關注的熱誠,還親自擔任文化總會會長,卻是令人感佩的。反觀今日政壇,汲汲營營、爭權逐利,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有幾個真正關心台灣文化發展、社會人文涵養?一個國家的未來發展如何,有時候,僅僅看其領導人的素養就可以思過半矣。李登輝的時代,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當時何等意氣風發?而一代不如一代,當代的領導人能不慚愧嗎?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李登輝 #台灣 #領導人 #讀書 #素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