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祕書長蘇嘉全因姪子蘇震清立委涉賄而請辭獲准,在政壇投下震撼彈後,迅即引爆輿論的強烈關注,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又是民進黨棄車保帥、操縱風向的慣用伎倆。藉著蘇嘉全裙帶關係的「親戚五十」,庸才高位、自肥圖利、包庇營私、關說索賄,其事證之多,族繁不及記載。何以致此?若非共犯結構背後撐腰,以蘇嘉全的能耐,恐怕也難以隻手遮天。

台灣以權逐利的金錢遊戲,已從早期「鼠咬布袋」的宵小行徑,轉換成今日「結夥圍事」的公然掠奪,這似乎與不成熟的民主化息息相關。號稱「民主先生」的李登輝掌權期間,也是台灣黑金政治猖獗橫行之始,李氏藉由選舉動員改造黨國體制、鼓吹本土意識,也創造了孕育錢權交易的溫床。如今政商利益共犯結構不僅盤根錯節,且早已根深蒂固,此次因涉賄被檢調搜索的6名前後任立委,竟然分屬朝野新舊政黨,儼然是利益分贓的跨黨派共同體。一向高舉民主大旗並視為進步價值的執政黨,可曾想過,如果民主換來的是貪腐,這究竟是真民主,還是假民主?

過往的實證研究顯示,民主與貪腐呈現顯著的負相關;而貪腐的擴散與民主的衰退則有連動的因果關係。國際透明組織每年定期公布「貪腐印象指數」以呈現各國的清廉程度並加以排名,資料內容充分印證民主與貪腐所具有的反向關係,亦即越自由民主,貪腐越少;越極權獨裁,貪腐越多。

2019年台灣在180個國家與地區中排名第28,總分65,似乎不差,而事實上以該組織的報告來看,民主國家的平均分數是75,台灣頂多是民主國家的中後段班,仍有許多改進空間。倘若執政者以此沾沾自喜,並自傲於所謂的民主成就,而不對暗地裡侵蝕民主根基的貪腐文化與共犯結構,進行大刀闊斧的整頓與剷除,台灣淺碟式民主出現倒轉衰退,亦非預料之外。

民主之所以與貪腐難以相容,主要在於民主體制的權力分立、監督機制、政治透明度與公斷是非的言論自由,使得政治人物的貪腐行徑無所遁形。然而民進黨完全執政後的一黨獨大,拋棄理想與節制,包攬各種政治社會資源,以黨籍人士充斥理應獨立行使職權與公正監督的中選會及監察院,讓綠色勢力滲透或掌控原為社會公器的各式傳媒,加上行政、立法一家親,徹底破壞權力制衡與監督機制,並有效抑制言論自由,難怪政商勾結的牛鬼蛇神紛紛出籠。

蘇嘉全的辭職或被辭職,已將民進黨斷尾求生的招數用老,不僅無法為自己的清白辯護,也難與執政團隊切割,更別說有助於改善台灣的貪腐情況了。蔡總統在大選期間曾幫蘇震清站台助講,選後復任命蘇嘉全為總統府祕書長,而今蘇震清被收押禁見,不知蔡總統心中感受如何?古云「作之君,作之師」,蔡總統理應為全民表率,若無法對自家涉貪的公職人員斷捨離,又如何期待她能整飭風紀,肅清貪腐呢?

(作者為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教授)

#貪腐 #民主 #台灣 #蘇嘉全 #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