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的中國思想史家、哈佛大學教授史華慈曾指出:1919年的五四運動掀起了一股歷史潮流,這股歷史潮流在1949年中共建政時達到最高峰。而在五四之後,中國出現了三股重要的發展路徑─自由主義、馬列主義和新傳統主義,至於民族主義則是五四時代最顯著的激情和思潮,也是瀰漫並支配上述三條思想路徑的普遍傾向。換言之,民族主義是現代中國各種思潮和發展路徑的公分母,而非與之相隔離的意識型態。

五四運動後的一百年,無論是台灣或大陸,民族主義依然是最重要的意理訴求,並且持續主導著國家發展的方向。在中國大陸,經歷了40年的改革開放,馬列主義轉型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2008年的奧運民族主義熱潮後,振興中華、宣揚「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並揭舉「兩個一百年」的總體目標,成為現階段大陸民族主義的核心內涵。

在台灣,五權憲法體制與憲政自由主義卻面臨嚴重的衝擊。在經歷了7次修憲之後,中華民國的憲政結構與國族認同均已面目全非,但執政者依然汲汲於改頭換面,進一步推動修憲為自己擴權,企圖奠立新的「台灣主義」政權。基於此,全面去中國化、否定憲政傳統和割離文化中國的歷史傳承,是現階段台灣民族主義的核心內涵。

在野的國民黨,在口頭繼承孫中山精神的同時,卻一心一意要拋棄五權憲法和三民主義等重要的傳統資產,並配合民進黨的修憲主張,廢除考、監兩院,向台灣主義靠攏。換言之,馬列主義在大陸,自由主義和新傳統主義在台灣,都將讓位給民族主義,而且是兩相敵對的國族主義!

就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在加州尼克森圖書館演說,公然否定尼克森「打開中國之門」的歷史資源,並重新回到1950年代冷戰的語彙,強調大陸仍堅持馬列主義,而台灣則是堅守自由陣營,捍衛著反共的前線。但他卻忽略了,零和對峙的民族主義才是當前兩岸關係惡化的關鍵。

台灣執政黨執意反對的,不僅是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同時也否定憲政自由主義的珍貴傳承,進一步還要透過修憲和毀憲,擺脫分權制衡、權責相符的民主機制,建立起「民選式的獨裁」。這也正是目前強力支持川普總統的一些中東歐民粹政權,包括匈牙利和波蘭,積極營造的另類民主,也就是「非自由主義的民主」。

為什麼美國會走回冷戰的零和式對抗呢?其中關鍵因素是川普總統的狂妄自大、防疫無能、執政失敗,導致民意翻轉、選情告急,已難以為繼。自從他上任以來,始終堅持「美國第一」,並強迫世界各國也必須奉行此一主張,否則美國就退群、脫鉤、抵制,甚至甩鍋。至於奉行扈從政策的台灣執政黨,只有乖乖聽話,將「美國第一」當成是「台灣優先」的前提,即使犧牲安全、自由與全民福祉,也只好盡量配合。

但是,無論是美國第一、台灣主義或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究其實,都是不折不扣的民族主義訴求,而且都要求將執政者的權力極大化!在這樣的處境下,中美博弈必然是民族主義之間的對抗和衝突。由於民進黨政府決心服膺「美國第一」的霸權指令,因此未來攤牌的戰場將會落在南海和台灣海峽。台灣的命運究竟何去何從,恐怕只能自求多福了。

#民族主義 #台灣 #主義 #中國 #自由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