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聯合國安理會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一場名為「消除普遍存在的不平等:新時代的新社會契約」(Tackling the Inequality Pandemic: A New Social Contract for a New Era)的演講中,認為2019冠狀病毒傳染病(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好像一張X光片,人類社會脆弱的結構裂痕一覽無遺。他說:「26位最富有的人擁有全球人口的一半財富。而世界上超過70%的人口生活在收入和財富日趨不平等的環境。」

古特雷斯指出,這場大流行病疫情暴露了當今社會的脆弱性。它暴露了我們幾十年來忽視的風險:公共衛生系統薄弱,社會保障欠缺。它揭露了無處不在的謬誤和謊言,如自由市場可為所有人提供醫療保健的謊言、全球人民同舟共濟的神話。他認為,疫情使全世界的目光集中在了日益兩極化的貧富差距上。他說:「我們遭遇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全球衰退,以及自1870年以來最廣泛的收入崩盤。」

然而,古特雷斯並沒有在演講中提到全球金融市場近來的亮麗表現。否則,他會注意到包括納斯達克、台灣加權等許多股市指數都創下歷史新高。其實,這些兩極化的數字更印證了他所說:不公平,成了當下的「時代特徵」!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美國股市高峰與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都締造歷史記錄,形同天堂與地獄的象徵:股票、糧票(食物券)雙創新高。台灣不遑多讓,股價指數與勞動部公布的無薪假人數都創新高。同樣地,不久前大陸的一項《中國家庭財富指數調研報告》也顯示,總資產5萬元(人民幣)以下的家庭財富縮水最嚴重。相反地,金融資產超過300萬元(人民幣)的家庭,財富上升幅度最大。

是疫情拉大了財富差距嗎?或許世界各國救市措施,包括美國推出的無上限量化寬鬆等,確實釋放龐大流動性,助長了金融市場的財富效應。不過仔細搜查之下,原來聯合國秘書長在演講中引述的全球26人富甲天下的數據,其實是在疫情之前的統計。

根據全球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在今年1月的世界經濟論壇中披露的報告,去年底全世界最富有的26人財富高達1.4兆美元,相當於全球最貧窮的38億人擁有的財富。「憂愁38億人」去年的財富縮水11%,相反地,「歡樂26人」去年的財富增長12%,換算成財富增量,大約每日額外進帳25億美元。

原來貧富兩極分化的擴大,是疫情爆發前就不斷加劇的趨勢。而疫情就像一個探照燈,讓這種社會裂痕顯得格外刺眼。正如小說《雙城記》的開頭:「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有些人走向天堂,更多人們也走向地獄。疫情的大流行讓經濟如「自由落體」式下滑,一點風吹草動就使世界處於動盪之中。5月底,美國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因警方鎖頸而死引發的示威運動,還在全球各地燃燒。「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不僅是佛洛伊德的呼救,更引發全球百萬弱勢者發自心底的共鳴!

對於兩極分化加劇的社會,聯合國有什麼建議的解方嗎?古特雷斯說:「2019冠狀病毒傳染病是一場人間悲劇,但它也創造了一代人的機遇。這是一個重建更加平等和更可持續的世界的機會。」他提出的解方就是為所有人創造平等機會,並尊重所有人權利和自由的「新社會契約」和「全球新政」。

關於「新社會契約」和「全球新政」,聯合國網站裡條列了許多原則、方向與建議,其中包括大力發展教育和資訊技術、制訂正確的勞工政策、調整稅收的重心從薪資轉移到碳等等。這些政策有助於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使年輕人生活得有尊嚴,女性獲得同樣的機遇,還能保護弱勢群體中的每一個成員。

然而,理想與現實落差巨大!美國退出聯合國轄下的世界衛生組織,顯示出連在不涉及意識形態之爭的公共衛生領域,各國都難以達成高效有建設性的合作。葡萄牙籍的古特雷斯身為聯合國秘書長,想必不免深感有心無力。也難怪,他認為改革方向之首,就是從改革國際組織開始。然而他也無奈地深知,聯合國安理會至今仍由70多年前脫穎而出的國家組成,由於各國內部治理結構與績效的差異,顯然會有部分國家不願意改革國際組織的構成及投票權。這種現實的困難也使得聯合國架構下的國際協同合作,困難重重。

古特雷斯在演講的最後說道:「我們屬於彼此。我們不是並肩而立,就是分崩離析。今天,在爭取種族平等的示威活動中……在反對仇恨言論的運動中……在人們爭取權利和為子孫後代挺身而出的奮鬥中……我們看到了一場新契機的開始。」同時,他向各國領袖喊話:「現在,全球領導人需要決定:我們會否屈服於混亂、分裂和不平等?抑或為了所有人的利益,糾正過去的錯誤並共同前進?」

大哉斯言!全球公共財(貧富分化、公衛、氣候、發展、和平……)的問題都需要召喚國際合作。可惜的是,在英、美兩大國深陷民粹領導的支配下,誤信排外、封閉可以使本國強大的思維盛行。因此,古特雷斯的呼籲恐怕仍是苦口婆心,「幾家歡樂,億家愁」的天堂與地獄還要並存,直到自掃門前雪的狹路被下一場選舉唾棄,或者被現況更加惡化的不滿情緒下累積的人民力量推翻。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財富 #古特雷斯 #社會 #聯合國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