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底,檢調發動同時多處搜索,經過3天3夜訊問,羈押多位涉嫌收受賄賂的朝野政黨立委,創下立法院自1992年全面改選以來,立委被羈押禁見的首例。姑且不論藍綠兩黨立委備受懷疑的共犯結構,連學者從政的時代力量前立委暨黨主席,以及形象清新的無黨籍立委也涉案,不免令人不勝唏噓。

長期執政而包袱過重的國民黨有立委涉賄,固然不出意外;曾因SOGO案在2008年丟了政權的民進黨再次因SOGO案重傷,大概也可以歸諸於完全執政、欠缺有效監督的制度性缺陷。然而,受朝野立委集體收賄案件打擊最大的,還是因太陽花學運而興起的時代力量。黨內爭端浮上檯面,若干六都議員退黨,網路好感度聲量也幾乎崩盤。學者從政光環無限,道德感爆棚,孰料卻是未執政先貪腐,對年輕世代的衝擊何其巨大!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經驗的奴隸。太陽花世代在學校裡受陽春型教授痛砭時弊,慷慨激昂的影響,耳濡目染,好不熱血。然而,陽春博士、教授、學者從小學、中學、大學、碩士、博士再到大學任教,一路在象牙塔裡得意,卻對真實世界的利害關係與風險承擔欠缺切膚之痛。他們高談闊論「族群平等」與「經濟平等」,卻絕對不會和屬於少數的外籍移工、原住民遊覽車司機出去喝一杯。如果他們永遠待在象牙塔裡書空咄咄便罷,一旦他們自我膨脹到認為自己除了影響學生外,還要影響選民、影響國家,那就成了《黑天鵝效應》作者塔雷伯(Nassim Taleb)在新書《不對稱陷阱》裡所提「玩別人的命」的白痴知識分子(Intellectual Yet Idiot)。

白痴知識分子不明白,在圖書館裡啃書並不能了解世界,有切膚之痛才能。而有「切膚之痛」意味著,除了收割果實之外,更要對所採取行動造成的後果,付出代價。遺憾的是,塔雷伯在書中舉證,眾多政治與經濟、歷史與現代的事件揭示,許多政客、官僚、銀行家、分析師、企業高層、陽春學究「玩別人的命」,卻不必對錯誤決策的後果負責。這種風險承擔的不對稱,輕則導致經濟失衡,重則形成系統性崩解。

將權力交給沒有社會經驗的陽春型學究,和讓理髮師操刀動腦部手術差不多。在金融危機前拿了豐厚花紅的銀行家,一旦危機爆發,苦果卻由納稅人承受。進了政治廚房燒了一桌爛菜的學者教授,一旦舉國經濟停滯受困,卻可悠哉回大學校園享受國家提供的經濟保障。這種欠缺切膚之痛,不擔苦痛,只享上檔名利,無憂下檔損失的不對稱決策結構,正是當代社會中風險叢生的重要關鍵。

從這個角度來看,幾百萬的出席費所爆發的疑似收賄案,其實是太陽花世代青春夢醒的寶貴一課。談到社會公義,與其輕信唱了什麼高調,更重要的是做出了什麼成果,成就了什麼績效。收賄所揭露的言行不符,固然像是政治除魅的小惡夢,但相較起來,影響更多數現代及未來台灣人命運的其實還是每年幾兆元的國家預算,如何分配、使用、影響人們的生活福祉及發展。

在野時在黨綱裡高唱建構本土國族論高調的政黨,完全執政後各種自打嘴光的行徑,才是覺醒世代必須深思的言行不符。關切公義與不均的人們應該認識到,本土民粹無益於多數普羅草根大眾改善生活,反而是新一批官商勾結與跨國軍工買賣得利者的遮羞布。任由本土民粹的既得利益分子,將他們的意識形態強加在所有人民身上,可能是比學究政客收賄更嚴重的罪行,也是更可怕的通往地獄之路。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影響 #立委 #陽春 #之痛 #太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