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將入葬五指山軍人公墓。曾貴為總統,葬五指山,理應無任何懸念,軍人公墓所有英靈,當於入葬子丑之時,列隊恭迎,以共享後人祀奉,尊榮永世。

中華文化重視祭祀,能入軍人公墓,無論其是英雄或是梟雄,甚而只有勞苦之功的平凡之輩,但均有一共同點,也是必要點,即為國家盡忠、為民族盡孝。

中華歷史數千年,英雄、梟雄、奸雄、叛徒比比皆是,歷史從來不以世俗的成敗謀略評是非,而是以其人格氣節來論英雄。「忠」是中華文化「八德」之首,不忠者,不僅不是英雄,反而受人唾棄。中國歷史上,有太多世俗定義下的失敗者,如關雲長、岳飛、文天祥等,即使他們未能壽終正寢,但最終受人敬仰,是人民心中的英雄。反之,有多少奸雄、叛徒,即使生前高官厚祿、前呼後擁,最終也釘上歷史的恥辱柱。

李登輝一生,有人對其「豐功偉業」推崇備至,認為他既有理想,又有謀略,懂得壓抑自己,推動台灣民主化。對台獨分離主義者而言,李登輝最終還裂解「外來政權」國民黨,把外來的「中華民國」本土化為獨立的台灣,功德無量。

李登輝的所謂大功是建立在其大過之上,「功」只是浮面之功,但卻有動搖敗壞國基的深層之過。李登輝任內的確完成了台灣的全面選舉,但是,選舉並不等於民主,只是民主一環。李登輝把台灣的「選舉」建立在兩個惡質土壤上,一是族群的對立分別心:早期是區分台灣人與外省人,後期是新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分別對立認同;二是黑金政治:蔣經國時代嚴禁政商掛勾,但是李登輝為鞏固其影響力,卻大開黑金的大門。

李登輝運用認同撕裂的操作與黑金網絡,成功地掃除了黨內的不同力量;利用與中國大陸為敵,成功地塑造自己成為台灣主體性的代表人物,鞏固了權力。李登輝是政治鬥爭贏的一方,但在政治上,他扭曲民主精神,把民主玩成黑金橫流、認同對抗,斷了台灣民主的慧根。認同撕裂的操作與黑金政治的擴散,使得台灣的民主一開始就帶有毒性,而影響了後來幾十年的健康發展。他讓兩岸敵意加深,斷了兩岸和平的可能。經濟上的「戒急用忍」,政治上的與大陸對抗,讓台灣失去「經營中原」、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歷史機會。近二十多年來,台灣整體經濟力滑落,貧富不均更嚴重,李登輝是始作俑者、責無旁貸。

政治人物的功過或許有不同觀點,但「忠」無疑是歷史評價的關鍵。李登輝晚年展示其真面目,他不僅不認同中華民國的歷史、文化,甚至鄙視中國的東西,根本不愛中華民國這個國家,他口口聲聲愛台灣,但實際言行卻顯示愛日本遠勝於台灣,台灣是他甩不掉的軀殼,日本才是他的靈魂。

李登輝是有思想與謀略的人,堪稱人生勝利組,晚年享受榮華富貴,但歷史終會給他評價的。站在中華民國與民族的立場而言,他有權術,無道德;有思想,無良知;他一生都在背叛自己,對國家不忠、對人民不仁,他是英雄、梟雄、奸雄,還是叛徒?

李登輝的確是台灣近400年來難得的風雲人物,但他入葬五指山時,迎接他的會是軍人英靈們的尊崇與歡迎,還是與鄙視與辱罵。他的靈魂會平靜嗎?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李登輝 #歷史 #台灣 #認同 #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