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爆發,已經過去半年時間。儘管疫情在各國的失控已呈現不可阻擋之勢,7月以來的新一輪爆發又將感染數推上新高,但隨著人類社會對病毒認識不斷加深,各大頂尖醫療機構紛紛傳出疫苗研製的好消息,全球對抗疫的致勝信心明顯增強。

可以預估,隨著疫苗的量產和廣泛、定期接種,新冠向「流感化」演變將是大概率結局,人類終於以近70多萬人死亡、近2000萬人感染為慘重代價,實現對新冠疫情的控制。而一旦民眾獲得免疫,跨國經濟交往活動即可恢復正常,各國也有望走出因疫情導致的經濟社會危機。

新冠疫情是全球化時代人類社會面臨的第一次真正意義的「閉卷大考」,故疫苗研發不僅是人類與時間賽跑、與死神鬥爭的競賽,也是各國綜合實力的比拚。現有以鄰為壑的防控策略只是一時之需,「內循環」不可能持續支撐全球化經濟,故哪一國真正實現疫苗普及下的群體免疫,哪一國才真正立於不敗之地。

在這一背景下理解新冠疫苗,就可以解讀出超越原有醫學、公衛、科技領域以外的豐富內涵。即便各國都承諾將疫苗以低價提供給平民,或開動機器實現最大化量產,但就發展極不平衡、貧富極度分化的70億人類社會而言,疫苗再多也是僧多粥少、供不應求。換言之,「疫苗即權力」的時代或馬上到來。

一直以來,「美金即權力」是國際社會通行的觀念。貨幣由國家信用所支撐,而國家信用的本質又是由國家自身實力、制度穩定性和國際權力決定。二戰後至今,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硬通貨」的地位相當堅固,就是美國獨霸全球的表現。同樣,被人們公認的「避險貨幣」亦與國家穩定性掛鉤。川普執政後,美國不僅採行戰略收縮、驅動逆全球化,制度穩定性也被破壞,但由於美金的不可替代性,即便新型經濟體崛起、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出現,美元傳統地位很難被挑戰。

然而,此次新冠疫情是撼動美元「硬通貨」地位的沉重一擊。數據顯示,美元指數較今年3月已經重跌1成,此現象歷史罕見。隨著美國疫情加劇、經濟復甦無望、各項經濟數據堪憂以及川普政府的不穩定性,各大機構均預計美金還將持續走軟。一面是美聯準會決定無限QE,一面是大陸、德國等經濟體在有效防控基礎上恢復經濟生產,美元走低的大週期恐怕才剛開始。

在這個時候,新冠疫苗的量產就獨具深意。綜合近期報導,中國已成為疫苗研製領頭羊,啟動最早、效果最好的來自軍科院陳薇團隊,而另一個效果較好的英國牛津─阿斯利康產品,也有意與大陸藥廠簽訂大單。此外,港澳團隊也在疫苗研發上取得進展。

在「美國優先」原則指導下,川普政府料將疫苗當做年底選舉致勝武器,這一定會在全球掀起倫理風暴。而大陸領導人早已宣布疫苗將作為「全球公共財」提供。目前來看,唯有大陸擁有數十億人接種的疫苗產能,屆時全球疫苗交易若以人民幣為結算工具,或許意味著美元時代的真正完結。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人類 #疫苗 #各國 #國家 #穩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