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明白,海為什麼總帶給台灣人獨特而熟悉的感受,那是烙印在靈魂裡的悸動。

三百年來,黑水溝的怒海濤天,吞沒多少渡海來台的先民,留下「六死三生一回頭」的赫赫凶威。多少文人對海的各種思緒,譜出一句句經典,而我最愛的是那首「壽山月白無人問,卻似西施未嫁時」。他說海充滿女兒的情緒,大海不就如此,像個任性的女孩子。

充滿惆悵的桎梏

而現在,眼前這片海卻給我架上一個充滿惆悵的桎梏,忘了第幾次,懷著膨湃洶湧來見妳,忘了第幾次在海的中央,回望著那片錦繡河山。如今,我終究還是脫不下那沉重的枷鎖。

妳說,這條海峽在這個世界上如銀河裡的一顆星辰,如此不起眼,但對我們來說卻是條無法橫越的鴻溝。

妳說,這兩年已經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恩賜,妳在兩千三百萬人裡遇到我。我又何嘗不是在十四億人裡擁有妳,如此幸運。

妳說,我有我的責任,你有你的義務,這是彼此掙脫不了的現實,別再孩子氣了。

還記得,我抱著妳細聲呢喃:「世界上最遙遠的不是人到星辰的光年,而是人與人之間,心的距離。」妳笑著笑著,卻哭了,直說我淘氣,這是妳最後一次擁抱我。

四年華麗的青春

後來,妳帶著責任回到了那遼闊的草原。而我扛起了所謂的義務,走進了新兵訓練中心。在這男人最軟弱的時候,我多麼希望妳陪伴在我身邊。

確實,對一般觀光客來說,金門可能是個無趣的小島,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裡隱藏著太多太多,由山海、居民與戰地血淚交織,敲出那專屬金門獨特的清音。

如果你熱愛歷史,你可知道在金門某個叢林裡深藏一座明永樂元年的古墓?如果你熱愛海景,你可知道金門有那麼一片海灘,掩埋著半輛的坦克車?

如果你熱愛人文帶給你的感動,有沒有聽過「認識一個金門人,你有喝不完的熱情高粱酒」這一句話?這是我剛進大學時一位學姊這麼跟我說的。原本我也是不相信,誰會那麼傻,高粱酒可不便宜呢。但我錯了,金門人的熱情不是我們可以理解。

這座小島給了我四年華麗的青春,過程很漫長。退伍後一回頭看,這四年如此精彩。尤其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那個背著登山包,走在環島北路的妳,倔強的可愛。

緣起緣滅皆是命

雞婆加上緣分使我遇見了妳,亦是緣盡的開始,緣起緣滅,皆是命,無可奈何。

如果要從金城鎮到太武山,有很多條路可以選擇,但我偏偏喜歡環島北路。每當看到筆直無人的馬路,總有點心曠神怡。

而今天遠遠的看到一個行走的大背包,正頂著炎熱的天氣緩緩前進,騎近一看,是個戴漁夫帽的女孩,可能是太陽太大而導致她抬頭看我時,半瞇著眼,霎時感到有點迷人。

「同學,妳這是要去哪啊?這天熱得慌。」在金門大熱天行走可不是開玩笑的。

「沒事兒,我要去山后看那個很有名的十八間古厝,這兒的公交車我也看不懂,摩托也不能租,打車又太貴。」女孩拿著地圖對我比畫,爽朗的叨絮著。很明顯,是大陸人,那字正腔圓,讓我想到講相聲的宋先生。

金門誠實小郎君

「山后啊?要不,我帶妳去吧,用走的到那邊估計明天天亮了,很遠的呢!妳不覺得我看起來挺閒的嗎,哈哈。」

「是挺悠哉噠!好啊,那就麻煩你了。」她豪不猶豫的答應了。

說真的當時這回答我愣住了,她就不怕我是壞人呀?後來才知道,她迷路了,只能一直走,腿也酸,心真累了,剛好遇到一個感覺不似壞人的熱心騎士。

載著她先到山外的超商吹冷氣小憩邊閒聊,一碰到冷氣的她,雀躍的像個孩子似的,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她來自內蒙古,目前大學三年級,趁暑假想來看看戰地金門,民宿沒定,行程沒安排,預算未知,整整一個完美的三無計畫青年,簽證一拿船一坐就過來了,以為金門與大陸一樣都使用人民幣,以至於今天一路從碼頭走到現在,真是個傻妮子。

「還好你遇到了我這個金門閒人,江湖人送稱號金門誠實小郎君,小姐姐如果信得過我的話,我幫你安排行程,行不?」

走進一段刻骨銘心

「行,那就麻煩您這位絕代風華。」

說完,這傻妮子掏出她全身家當,1230塊人民幣,抓著我的手塞給我,如果這算牽手,那真的算是我們第一次接觸。

那時,她真的無所畏懼。

「得勒!」我抓著那一團溫暖放進包裡,接著我帶著她走了一段刻骨銘心。

(酒肉浮生/金門大學畢業生)

#金門 #戀愛 #台灣海峽 #兩岸戀情 #兩岸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