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莎修女說過,「寂寞、覺得沒人要,是最糟糕的貧窮。」當你看到全球籠罩在新冠病毒災情中,你感受到什麼?悲傷、絕望、死亡、無聊、慶幸,還是貧窮?人類是如何學會同理關懷?

為了探究如何、為何、何時人們會有同理心的反應,1996年義大利科學家透過功能性磁振造影,觀察短尾猿的腦部電衝動。發現當牠們自己吃或看到別人吃花生的時候,F5前運動皮質區都會發亮。2004年德國萊比錫麥克斯普蘭克人類認知與腦部科學學院的專家湯妮亞.辛爾,邀請已婚男女參與同理心研究,把電極分別接在夫妻兩人的手上,發現不論妻子或丈夫被電擊,妻子都同樣感受到痛苦,丈夫反應則較不激烈。這個結果顯示人類腦部和別人有著分享的神經迴路,可協助我們感同身受別人的痛苦。

哈佛醫學院臨床精神醫師海倫‧萊斯寫了《我想好好理解你:發揮神經科學的七個關鍵,你也可以很走心》一書,指出透過眼神、表情、姿勢、情感、音調、傾聽、反應七大關鍵,是增進同理心的技巧。但他也點明了生命經驗會影響我們的同理心,我們最能夠認同視為「自己人」的人,包括族裔、宗教、階級、教育程度、政治傾向相同,或是運動團隊、學校、鄰居等等團體,這都形成了自己人的氛圍。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選了牙買加黑人與印度移民混血的加州檢察官賀錦麗當副手,想同時獲得非裔、亞裔與加州人的認同。

我們都會喜歡令我們熟悉的人,心理學家稱之為「內團體偏見」。幾千年來,人類主要住在部落或小型社區裡,我們的生存需要我們保持和自己人一致。要看起來像一個群體、說同樣的語言、吃同樣的食物、敬拜同樣的神明等等。但是在今天,數位世界讓我們彼此更加連結,人類已然在數位部落裡,加深了自己人同溫層中的認同,卻大大的排擠了外部的同理心。

我們面對和我們沒有交集的「外人」、「外團體」時,完全不在乎,將別的國家、政治傾向、性別、生活形態和不同宗教的人都排擠在外,視為外人。最典型的人就是川普,毫不顧墨西哥怎麼管邊境、歐盟怎麼協防、中國貿易如何轉型、台灣需不需要武器?只以個人為世界的中心。

網路傳播加劇情緒感染,我們應該要更普遍、更立即感受到別人的經驗。但可怕的是內人與外人的二元分立,這意識形態左右了我們的同理心,我們不管「小明」、不管台灣老一輩人對戰爭的恐懼,一旦如此,面對再巨大的全球人類痛苦,我們的大腦都沒有能力處理,當同理心召喚我們的時候,我們也會裹足不前、不做任何事情。這樣一來,失去的不只是同理心,也沒了人性。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同理心 #人類 #我們 #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