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總統蔡英文、副總統賴清德、前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長蘇貞昌等高層,相繼發言力挺中央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再加上綠委、綠嘴和1450網軍連日來對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瘋狂攻擊,可以很清楚看到,民進黨政府對彰化縣衛生局的「逆時中」事件,已擺出大軍團壓制的態勢,拚命往死裡打。

葉彥伯21日的哽咽,令人心疼;執政者對付「他者」的冷酷殘忍,更令人心驚。葉彥伯認為,自己只是做的「比中央規定的再多了一點點」而已,言下之意,他不懂舖天蓋地的抹黑與汙衊究竟自何而來?

其實,關鍵不在彰化縣衛生局主動針對自美返台少年進行新冠檢測,也不在檢測過程是不是符合中央所規定的SOP,重點是,因此所發現的案485確診病例。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找到一位無症狀的確診病例,其實也不是什麼世界末日,比起其他國家,台灣已經做的很不錯了;相信國人不致於因為這個485例的出現,就抹殺了政府防疫的成績。偏偏,民進黨政府的執政「像極了愛情」──眼睛裡容不下一粒沙子的愛情,與耳朵裡聽不得一絲雜音的威權統治,何其相似!

如果陳時中真的是以防疫為先、以國人的健康為念,當知道485例出現時,他第一件該做、會做的,應該是去了解整個檢測過程,以及更多與485例有關的資訊,並且調查是否有其他類似的情況,要趕快揪出來才好。

他應該會感激彰化衛生局的積極敏銳,某種程度阻絕了疫情進一步擴散的可能;甚至,陳時中會考慮採取與彰化衛生局相同的做法,以更為嚴謹的態度監測疫情,針對海外返台的高風險族群啟動「精準篩檢」。

但陳時中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請政風單位調查彰化衛生局,這非常不合常理。這樣的思維應該不會出自一位衛福部長或是疫情指揮官,因為,從公衛的角度和職責,即使陳時中真的想對彰化衛生局進行調查,大概怎麼樣也不致於想到出動政風單位。

只有習慣在政治權力遊戲中設局的人,才會認為用政風單位來對付像葉彥伯這樣,一輩子都在公衛系統服務的單純公務員,只是「剛好而已」。

在整個中央防疫體系裡,陳時中只是負責處理技術面問題,重大決策,包括防疫大外宣、大內宣、以疫反中,乃至於藉防疫分配利益、掃除異己等等,其實陳時中是做不了主的。

這從他在一些重大爭議事件中,例如小明返台、葉彥伯逆時中、要不要普篩等,常常脫口而出說一些根本不合邏輯的話,可知他也只是這些決策的「被告知者」,而不是做決策的人,因此他缺乏一套完整、合理的論述。

當然,他不只是個聽話的傀儡,陳時中的「忠字舞」跳得相當純熟老練;「勇於任事」的他,深得高層重用,不令人意外。

從蘇啟誠、韓國瑜到葉彥伯,可以看出,這個政府的乖張、跋扈,已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陳時中 #葉彥伯 #彰化衛生局 #85 #應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