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羅斯總統魯卡申柯自爆曾感染新冠肺炎。(圖/達志/美聯社)
白俄羅斯總統魯卡申柯自爆曾感染新冠肺炎。(圖/達志/美聯社)

白俄羅斯的局勢愈來愈亂,儼然有爆發人民革命之勢。但未來是像烏克蘭一樣趕走顧人怨的總統,還是像委內瑞拉僵持了2年還分不出勝負,難說。即使有大國介入,局面都不見得很快能有個了斷。

魯卡申科被稱為「歐洲最後的獨裁者」,1994年執政以來,延續舊蘇聯的老套,強勢鎮壓反對人士,以軍警特牢牢掌握國家,雖有選舉但過程並不公平。這次選舉,他的對手不是被關入獄,就是逃亡國外,本想勝券在握,不料代夫出征的蒂卡諾夫斯卡聲勢驚人,造勢場子人山人海。

當選舉結果是魯卡申科以8成得票率獲勝時,民眾憤怒了,因為這數字和民間的回報差太多,有些投開票所魯卡申科的得票率竟超過100%,顯然作票作過頭了。連日來民眾上街抗議,爆發獨立後最大規模示威,民眾被鎮暴警察痛打流血的畫面在網上瘋傳,示威者被打、被捕甚至被性侵,民怨如野火般熊熊燃起。

《經濟學人》說普丁去年建議白俄羅斯和俄羅斯合併,藉著成立新國家或聯邦,規避掉俄國憲法對總統連任次數的限制。不過俗話說得好,寧為雞首不為牛後,魯卡申科在白俄當老大習慣了,無意當人家的老二。後來普丁索性修憲讓自己可以繼續參選,就不勞魯卡申科什麼事了。

現在魯卡申科自家起火,又得回頭找普丁幫忙,但普丁還沒答應出兵,因為白俄的情勢和烏克蘭不同。烏克蘭東部及克里米亞以俄裔占多數,一直相當親俄,烏克蘭長期在親俄與親歐路線中拉鋸,最後人民趕走了總統亞努科維奇,俄國隨即出兵占了克里米亞,並鼓動烏東兩省與中央分裂內戰。

魯卡申科是個自我意識強大的獨裁者,他雖然和俄國友好,經濟上也依賴俄國,但在國家路線上是走自己的民族主義,並不依附俄國或西方,人民的國家自主意識也很強。所以,白俄內部從來沒有親俄親歐的路線之爭,大家之所以要反抗,純粹是受夠了魯卡申科。這麼說來,如果人民革命力量洶湧,把他趕下台是不是問題就解決了?可惜現實沒那麼簡單。

最關鍵的,是槍桿子和整個國家機器都在魯卡申科手上。就像委內瑞拉,軍方和總統馬杜羅利益與共,在野派就算推出臨時總統蓋伊多,至今還是翻不了盤。菲律賓的人民革命能打倒馬可仕,是因為美國介入後,軍方的羅慕斯倒戈。魯卡申科如果繼續強力鎮壓,西方國家不會出兵,只會祭出制裁,這就很難撼動得了他,因為俄國可以提供經濟支援。就算國際間試圖促成談判,但也沒有足夠籌碼壓迫魯卡申科。

俄羅斯當然希望拉住白俄,問題是若出兵挺魯卡申科,倒會激發出原本沒有的反俄情緒,說不定還會把白俄推向西方。俄國已經因為烏克蘭受到國際制裁了,再嗑個白俄下去恐怕會消化不良。所以現在大國們都在觀望,看白俄的情勢怎麼走再作定奪。

依俄新社報導,魯卡申科表示,如果公投通過新憲,他可以重辦總統大選交出權力。這完全是假話,因為此事和修憲一點關係也沒有,現在他加強鎮壓力道,顯然毫無退位之意。但這勢必激發更強烈的民怨,為將來的抗爭留下更多火種,魯卡申科這個總統再當下去,也只是勉強與煎熬,以及國家的持續動盪。強人總以為靠著緊捏住整個國家,就能永遠享受權位,但最後的結局常常並不快樂。

#魯卡 #申柯 #白俄 #俄國 #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