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綏冀熱察邊區方面:陳誠說:我軍是解大同之圍,傅作義派軍佔領卓資山,一部指向察邊。共軍為阻傅軍,進攻集寧,被擊斃二萬多人。其失敗為各役所少見。共軍遂分三路潰竄,蕭克竄至山地,賀龍竄至張家口,聶榮臻向北竄去。

雙方各自總結戰果

國軍為解大同之圍,將戰事擴大到察綏,迨擴至張家口時,馬歇爾於10月1日晚間向蔣建議,謂「中央與共方態度與條件皆無法接近,目前緊急處置惟有速定停戰之根據(本)辦法,彼此不另作要求,以求速決。」意即無條件停戰並聲明;否則彼電杜魯門總統從速調其回美,宣告退出調解地位。次日蔣約司徒雷登來談,實告非收復張家口不可;俟收復後即自動宣言停戰,請其轉告馬氏。馬不允,蔣置之不理。馬旋又提出四條件,使蔣為難。蔣認為馬「幾失常態」。兩人鬧彆扭,3日不見面。馬躁烈不安,司徒勸蔣約馬來見。直至第三晚(10月4日)約其來談,實告收復張家口,為國防計,職責所在,不能以其個人友誼而違反國家利益也。馬意始解,但仍不能放棄其停戰要求也,蔣允休戰十天。

馬即飛上海與周恩來商談,不料為周所拒,且其態度驕橫無禮,明告其調處不公。馬乃答之曰:共方既說我不公,則我應退出調人地位,即如此與周分別也。蔣對馬氏受辱,頗有「幸災樂禍」與「報復」之心理,說「此次馬特使飛滬訪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認為從來所未曾遭遇之侮辱,從此或可覺悟共匪之不能相與乎。」又云:「向之馬所加於余(蔣)者,未幾而乃周(恩來)竟加之於馬,其之難堪或有甚於余者乎。」

中共之拒絕休戰,原因之一,是他們有把握對付傅作義的軍隊。但傅部很快佔領張北,共軍將領初不置信,照常看戲,傅軍於10月11日進入張家口時,共軍一槍也沒有放。

從7月13日蘇北大打開始,到10月11日國軍進佔張家口為止,為時三個月,雙方各自總結的戰果,國方是以攻城略地的多寡為標準,共方是以殲滅敵人的多寡為標準。國方的「戰果」為開戰前,共軍佔領的縣城計三百八十六座,作戰後,收復一百一十九座,占三分之一弱。

共方的「戰果」標準,毛澤東說:「我們方面一城一地之得失無關大局,主要任務是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依此標準,毛澤東總結三個月(7、8、9)的戰果是:

「向解放區進攻的全部正規蔣軍,除偽軍、保安隊、交通警察部隊等不計外,共計一百九十幾個旅,……而此一百九十幾個旅中,過去三個月內,已被我軍殲滅二十五個旅。」

共方吃定國民黨

國軍收復張家口,是蔣介石回頭「再安關內」到達頂峰,也是國共和談再一次的嘗試。蔣在國軍收復張家口的次日 (10月12日),接見馬歇爾及司徒雷登,重申張垣收復後停戰之諾言,說明彼前所代擬停戰之宣言,現已至可以發表之時機矣。馬答:「當視共黨態度與周恩來之是否來京商談,再行決定。」其意現時不宜急於停戰。蔣記曰:「先獲我心也」。是日,蔣宣佈11月12日召開國民代表大會,要求中共提出代表名單。並重申以和平解決政治問題外,並提議由司徒雷登主持之五人小組(政治)與馬歇爾主持之三人小組(軍事),同時開會,商討具體實施辦法。在這兩個小組未討論之前,先由第三方面人士出而協調,此亦為周恩來所策動。

10月21日,周在上海「為了爭取說服第三方面某些人士及揭露國民黨假談真打的陰謀,和李維漢同第三方面人士黃炎培、張君勵、沈鈞儒、羅隆基、章伯鈞、李璜、左舜生、曾琦、郭沫若、余家菊等回南京,準備繼續談判,當天同蔣介石見面,蔣說一切交孫科辦。」這天,周致電中共中央說:「目前談判中心工作在向第三方面解釋一切係蔣美騙局」,「必須證明此點,方能收極大教育意義。」這是因為各方面渴望和平與反戰的心理,至為普遍,即中共內部亦有打與不打的問題,因此,要將破壞和平與戰爭的責任,歸諸蔣氏,以齊一民心士氣,此即彼等所謂之「極大教育意義」也。

這第三方面人士在周恩來的策動下,最初還很認真起勁,他們覺得既受周之「尊重」,也就滿懷希望,便在27日提出折衷方案,主張「現地停戰」,關外之長春鐵路由政府立即接收,中共東北軍隊分駐於嫩江、合江、黑龍江三省。但因中共反對,隨又撤回。經過奔走往復,始覺情況不對,就消極起來了。李璜說:第三方面覺得奔走往復已無力可盡,最好由政府與中共的代表直接面談。政府代表王世杰問:「昨天(29日)見面時,諸君提出問題,希望獲致解決,何以今天忽轉而消極?」李璜答稱:「此乃有如連環,不能打開,即政府要先提國大名單,而中共要先改組國府及行政院。政府所要求者,中共做不到;中共所要求者,政府不許可。」

情勢演變至此,政府實陷於和戰兩難之局。戰對政府絕對不利,在被動形勢下,以戰逼和。和對中共相對不利,在主動形勢下,以和備戰。在時間點上,遷延愈久,愈對政府不利,相反則對中共有利。共方算是吃定了國民黨,必欲迫使國民黨走上戰爭之路。(選摘自《蔣介石與國共和戰(1945─1949)》)(待續)

#兩難 #兩頭 #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