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主導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在勞資爭議聲中,決定微幅調整基本工資,月薪由23800元調高200元,到24000元,調幅0.84%;時薪由158元調高為160元。一如過往,勞工團體對調整幅度不滿;資方卻認為景氣差,調整幅度過大;政府則打圓場,蔡英文總統、蘇貞昌院長都認為雙方不滿意但應可接受;勞動部強調,這是總統任內第5度調高基本工資,受惠勞工達200萬人。說穿了,檯面上的這些人都只是在「走過場」,對經濟發展與勞工權益實質意義不大。

政府於1956年訂下基本工資每月300元,1988年勞委會通過《基本工資審議辦法》,開始逐年審議調整;但97年遇到亞洲金融風暴後,竟有10年未能調整基本工資,到2007年才恢復調整,此後基本工資成為勞資每年必有之鬥,代表勞方和資方利益的團體,分別表態爭取「調高」或「凍漲」,也讓「調整基本工資」成為年年上演的「民主之痛」。

蔡總統標榜最為照顧勞工,「勞工是心中最軟的一塊」,就任總統迄今,連續5年調漲了基本工資。暫且不論提高基本工資是否真會如經濟學家所說,會因為企業經營成本提高、減少雇用勞工而提高了失業率,至少,蔡政府照顧勞工的決心是值得肯定的。只是,今年提高基本工資的幅度只有0.84%,讓24000元的月薪和蔡總統心中理想的目標3萬元差距極大,大致可以確定蔡總統任期屆滿將會「跳票」。

即便勞方如此失望,資方卻仍感到不平,認為在新冠疫情嚴重、景氣極差的狀況下,還要加重資方負擔,實在不公平,要求以減稅作為配套。

這種說法似是而非,因為調整基本工資的基礎,已納入經濟成長率,景氣不佳自然調整幅度低,甚至無法調整;況且政府已提出數千億元紓困方案,不遺餘力地協助企業度過難關,若無法保障最底層勞工的生活所需,豈能受到民眾支持?

但是,如何保障這些底層勞工的基本生活呢?與其每年讓勞資雙方進行「秋鬥」,倒不如制度化地以客觀方法來進行調整,讓雙方避免爭鬥,也讓政府免於被「汙衊」為向資方或勞方靠攏。客觀的方法,我們主張將前一年的「通貨膨脹率」和「經濟成長率」相加,就是調整基本工資的幅度。因為調整「通貨膨脹率」的部分,是要讓勞工的基本工資避免受到物價上漲的侵蝕,而導致其實質購買力下降;而調整「經濟成長率」的部分,則是要讓底層勞工也可以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以免其分到的經濟生產大餅會越來越小。

這些如果大家都能接受,就可以免除勞資雙方年年耗神費力、劍拔弩張,社會陷入勞資雙方越來越對立的情況,絕對有利於國家的經濟發展。

基於此,我們利用這個方法來檢驗本次基本工資審議的結果: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的1年間,依照勞動部官員的說法,經濟成長率是2%,物價上漲率是0.16%,合計應該是2.16%;也就是說,合理的基本工資調漲幅度應該是2.16%才對。但是,勞動部經過審議的調漲幅度卻只有0.84%,差距達到1.32%,不可說不大。原因出在何處?依媒體報導,審議委員會的調整原則,其實也是以物價上漲率加上經濟成長率,但卻認為經濟成長是勞資努力的成果,理當各分一半,但今年疫情嚴重資方更為辛苦,勞方只宜分到1/3。勞動部似乎是以經濟成長率的1/3(0.67%)加上物價上漲率(0.16%),而得到0.84%(應是0.83%)。

這種算法是錯誤的,因為它將「成長值」和「成長率」混淆。國內生產毛額(GDP)中的勞工工資、資本利息、土地租金和企業主利潤4個組成部分,若都成長2%時,經濟成長率就是2%而不是8%;因此2%的經濟成長率應該搭配2%的勞動工資成長率才對,勞動部的算法貶低了勞工分成,導致基本月薪少調了314元,時薪也少調2元。

因此,政府「偷走了」勞工明年的部分基本工資,若真要照顧勞工,請務必修正補回給這些受到影響的200萬名辛苦勞工。

#調整 #基本工資 #勞工 #經濟成長率 #資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