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的中美關係及台海形式空前詭譎,是中美建交41年來僅見,各方無不關心:中美關係怎麼走下去?雙方會否爆發嚴重衝突?以及,如果衝突之後,中國、美國及全球形勢又將如何變化?

中美矛盾的本質,說到底就是「修昔底德陷阱」老大、老二的矛盾,必須看到,存在於中美之間的這種陷阱不只一個,且是複數的,對美國這個全球世紀霸權而言,一、這是前所未見的:以往挑戰者最多只在一或兩個方面挑戰美國,但中國卻在幾乎所有領域,從經貿、製造、科技、軍事、太空到價值觀乃至國家治理及全球治理,都對美國形成了壓力;二、中國作為老二,追趕老大的速度之快超出想像;三、遏制不住:老大想方設法壓制老二,效果明顯不彰。

這樣的形勢,就讓人想到Allison(最早提出陷阱論的哈佛教授)對人類500年來老大老二矛盾史的統計研究,500年共16對老大老二矛盾,爆發及倖免於戰爭的機率分別是75%及25%。那麼,第17對的命運又將如何,是75%還是25%?

藉火山爆發的例子為喻,現在的形勢看來並不樂觀。火山之所以爆發,是能量之蓄積已久,已大到終於不得不併發的結果。對照到中美關係與台海形勢,先看美國,美國之所以稱霸全球100年,關鍵之一是能夠鬥垮所有挑戰他的一眾老二或老三,如英、德、日、俄,如今面對中國,雖然很難鬥,但必須把中國往死裡打。美國別無選擇,因為不鬥垮中國,美國就霸權不再。但從歐巴馬到川普,用盡所有手段,對中國最多只傷了皮毛,唯二能傷到中國筋骨及元氣的只剩金融及台灣兩個手段,但前者風險大,不確定性高,不敢妄動,剩下的選擇只有台灣牌可打。打台灣牌,手段是不斷削中國主權,削到中國終於按捺不住,爆發局部軍事衝突,最終衝擊或打擊中國的穩定與發展。

次看中國大陸。首先,大陸解決台灣問題有三大動機:一、事關領土、主權完整,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二、直出第一島鏈,翻轉與美國博弈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劣勢(南海造島)條件皆已具備;三、攸關大陸領導人權力地位的穩固。

再看台灣。台灣執政當局之所以立場鮮明地親美抗中,不排除是一種戰略估計,藉中美世紀大搏鬥之機,逐步實現台灣真正的獨立。

應該說,對於迎接台海的攤牌時刻,中、美、台三方面都已持續蓄積了極大能量。當然,就像火山,雖然可以研判即將爆發,但具體時刻無從猜測。

中美關係有無可能出人意料地不走向75%而是25%的概率?也有!主要關鍵在美國一方,如果美國戰略與軍事部門對中、美在西太軍事實力的科學評估結果,美方勝算不大,也有可能捨軍事衝突而選擇與中國的合作或交換。但無論如何選擇,在這個地區或更大範圍,時間也許已不在美國一方了。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國 #美國 #爆發 #老二 #中美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