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對加入美國「印太戰略」、圍堵中國大陸的態度積極,除涉及兩岸、外交、國防的部會紛紛表態助攻外,財經部門也不落人後,經濟部和通傳會(NCC)決定聯手修定法規,將代理經銷中國大陸OTT網路影音平台列為禁止項目,讓愛奇藝及We TV等OTT影音平台最快從9月3日起就在台灣下架。對岸的OTT服務仍未被我方開放,禁止代理於法有據,但目前台灣200萬訂戶民眾的視聽權益顯然已受到傷害。

這事件本身的衝擊不大,畢竟影音平台眾多,多或少一兩家影音平台,對百家爭鳴的台灣影響有限,消費者久之就會習慣;但是,若引發嚴重後續,就會令人擔憂。畢竟,國台辦回應此事時,提到台灣今年前7個月對陸貿易順差超過700億美元,蔡政府的作為「只會斷送台灣發展機遇,損害台灣民眾的利益福祉」。

不知國台辦的回應是制式反應的循例說法,還是為台灣面臨的「斷送發展機遇」預留伏筆。畢竟,日前美國參謀長聯席會前副主席和CIA前副局長聯名發文,指出明年初對岸可能藉美國總統交接的決策脆弱期間發動武統,讓人不能不產生聯想。只是,武統說來簡單,但北京必須付出的代價極高,包括武統本身面臨美國干預程度的不確定性,以及就算成功,接下來的治理也是複雜的燙山竽,不見得是此時此刻的最佳選擇。然而,有無可能採取一種「類武統」─以不見煙硝味的經濟戰來達成武統達不到的效果,卻值得我們深思。

例如,北京狠下心來,禁止進口台灣「非電機電子類」(第85章以外)的貨品,只讓陸方較依賴我方的電機電子類(第85章)產品進口,就可以讓台灣近600億美元的產品必須另謀出路、甚或無路可走,讓台灣一年至少7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幾乎完全消失。如果更狠,只讓積體電路等真正必須依賴台灣的產品進口,其他一概謝絕進口的話,台灣的兩岸貿易也可能從順差轉為大量逆差。

這當然多少會傷到陸方本身,但頂多就是個小傷口,和美中貿易戰相比可是小巫見大巫,美中貿易戰都挺下來了,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麼?但是,請問,台灣可挺得下來?如果1988年9月財政部宣布課徵證所稅,可以讓股市無量下跌19天、3000點,請問北京這項宣布,即使在國安基金護盤下,讓台灣股市跌個6000點也不為過吧?

接下來呢?我方要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控訴北京違反世貿規則,單方面歧視台灣?北京可能會說,台灣對我禁止進口2382項產品、管制進口785項產品,怎好意思反過來說我歧視?

如果,北京真的按上面所說的去做,既沒有對台宣戰或武統,也沒有封鎖台灣國際港口讓台灣經濟窒息,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停止某些產品從台灣進口而已,請問,我方的應對準備好了嗎?前總統李登輝在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說他有18套劇本回應;蔡政府既然要以漸進式攤牌來加入美國的「印太俱樂部」,理當備好劇本回應,但別忘了台灣經濟可能會負成長,眾多傷痕累累的股民可能在下次選舉中「報復性」投票。還有,去年對美貿易順差創新高(114億美元),財政部日前警示,要避免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似乎不宜當成出口大陸的備胎。

攤牌當然可以,但劇本備妥了嗎?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全球商務系兼任副教授)

#台灣 #進口 #產品 #武統 #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