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去年1月2日發表對台演說,期待台灣人「像珍視自己的眼睛一樣珍視和平,像追求人生的幸福一樣追求統一」,大多數台灣人對前半句應該可以完全認同,但對後半句卻多所遲疑,未必苟同。這一點,是兩岸關係困難核心所在,大陸愈突出統一的急迫性,兩岸關係愈困難。

台灣對統一的疑慮涉及複雜的歷史、意識形態、價值觀、政治社會制度與地緣政治因素,即使心嚮往之,行動上卻必須非常謹慎。這也是「無色覺醒」主張「心靈契合的融一」原因所在,希望走穩兩岸和平發展大道,愈來愈多台灣人願意像追求人生幸福一樣追求統一,這樣的統一也是「幸福的統一」。毫無疑問,如果統一的目標不是幸福,那我們為什麼要追求?如果追求統一的過程不是幸福的,而是痛苦的,那我們何必要努力?「心靈契合的融一」是「幸福地追求幸福的統一」唯一道路。

幾年前,大陸輿論、學界曾經就「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間的關係,展開了一場不小的論戰。一種觀點認為,「國家不統一,民族不復興」,先完成統一,才能為民族復興提供保證,反之台灣問題會成為民族復興的阻礙,因而主張「長痛不如短痛」。另一種觀點認為,實現民族復興最重要的,是大陸保持自身發展,這就需要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如果被台灣問題捆住手腳,甚至因戰爭令民族復興戛然而止,這樣的「統一」是沒有意義的。

最終大陸高層一錘定音:「在民族復興的過程中實現國家統一」。這是一個具有歷史高度的辯證思維論斷。如果說貧窮、富裕這些概念都有固定經濟指標衡量,是可以量化的明確目標,那麼民族復興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歷史過程,從「富國強軍」到「富而好禮」,中華文明的崛起才是民族復興的本質要求。海峽兩岸的分隔、台灣問題的緣起,正是百年前東西文明碰撞造成的歷史悲劇,促使兩岸復歸統一的最大力量應該是文明,而不是軍事、經濟和政治。

從上述脈絡中理解「心靈契合的融一」,就能真切體會這個主張的重要性。我們不必糾纏於「先心靈契合再統一」還是「先統一再心靈契合」。因為心靈契合本身就包含三個要素:第一,兩岸共同追求統一;第二,兩岸社會在和平發展過程中走向心靈契合與融一,社會融一,台灣人心甘情願,統一就「水到渠成」;第三,融一後的兩岸統一,將可長治久安、共享中華民族的榮耀。「心靈契合的融一」將是兩岸人民幸福地追求統一,也是令兩岸人民幸福的統一。

心靈契合並不表示雙方要接受同一套觀念、同一種價值,而是一種「情投意合」的狀態,亦即雙方秉持著同理心、同情心,包容彼此的差異,但對彼此的未來有著共同的目標和期許。利益融合是心靈契合的第一步,兩岸經過30年和平發展,尤其2008年「三通」以後,兩岸關係已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賴格局,但進展仍遠遠不夠。真正的利益融合,應該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共同體,還需要進一步深化兩岸各地區、各階層、各行業的利益連結,並且透過建構相應法律制度予以保障和促進。

此乃「融一」的要義。兩岸經濟利益的融一,一定伴隨著政治、制度層面的融一,否則就很難融為一體。「政經融一」與「心靈契合」如同DNA的雙螺旋結構,是互相促進、共同上升、缺一不可的。政經愈融合,心靈愈契合,最終演進為政經融一、國家統一、心靈契合同時達到的境界。更宏大論述,若兩岸長期穩定走向政經融一,東西方觀念與體制形成對話與相互影響關係,將可降低西方國家對大陸的疑慮,對大陸外部環境的穩定將有助益。這是兩岸融一的理想境界,也是無色覺醒提出「心靈契合融一」的最高目標。

過去一年受到選舉、香港及新冠疫情的影響,兩岸民眾的心理距離看似「遠得不能再遠」,但兩岸經濟從互賴到融一的方向並沒有改變,融一的趨勢難以阻擋。儘管現實艱困、前途艱險,旺中集團仍然有信心、有定力呵護兩岸心靈契合的種子,細心地培育它發芽和成長。

正如學者章念馳所言,「台獨的夢已實踐過了,所有情緒的發洩也發洩過了,事實證明『台獨夢』是不切實際的夢。」站在台灣人角度,台獨也許是想望,但代價不可預測,外部環境不允許,終究仍是虛想。回到現實,幸福是奮鬥出來的,兩岸融一最有利兩岸中國人,但需要腳踏實地的奮鬥,致力於「心靈契合的融一」是兩岸共同開創幸福的志業。

#旺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