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下旬,年度慣例的北戴河會議落幕,北京高層領導人恢復了考察、會議等日常活動。在外界最矚目的外交領域,從北戴河會後外事高層的動向可看出,北京因應中美關係即將可能出現的各種衝擊,已經展開緊鑼密鼓的準備工作。

儘管川普選情不樂觀,其頭號「反中策士」巴農又深陷弊案,但北京對選後中美關係的判斷仍然相當冷靜,並沒有盲目樂觀。因民主黨的對中政策路線難以回歸歐巴馬時期的溫和基調,若拜登上台,一個對傳統盟友恢復號召力的美國,或許更難對付。尤其美國傳統盟友遍布大陸周邊,由於對特朗普的疑慮以及疫情衝擊,大部分國家目前並未被動員起來與美方一起反中。

在北京眼中,川普最大的「利好」就是破壞全球化架構,既動搖了傳統盟友體系,也跌落道德制高點,給大陸拓展影響力提供絕佳機會。這也是為什麼川普當局反中政策一浪高於一浪,但大陸內部精英仍有「川普在位有利於中國」的判斷。支持美國「遏中」的現實主義大師米爾斯海默,近日就批評川普放棄對盟友的經營將使「遏中」政策難以為繼。換言之,拜登上台後勢必恢復「亞太再平衡」路線,其實更加符合美國戰略利益和「遏中」目標。

因此,北京力圖以「疫後外交」新作為,一方面突破和緩解中美「脫鉤」風險,另一方面也是為美國選後民主黨可能重啟的「反中戰略包圍圈」預先布局。至於如何「見招拆招」,從大陸外事工作負責人楊潔篪、王毅的活動就能梳理出兩條主線。

第一條主線是「產業鏈外交」。北戴河會後,楊潔篪在5天內接連訪問新加坡、南韓,行程相當緊湊高效。值得注意的是,星、韓兩國在大陸對外開放的經濟體制中占據相當重要的地位。新加坡是全球第三大人民幣離岸中心,大陸內部中星產業園是「穩外資」重點平台。而南韓與大陸高科技產業鏈的競合關係,在中美科技戰背景下更顯重要。

北京高層已對國際新情勢下的大陸經濟定調:一手做大內循環,一手保障雙循環。而保障雙循環經濟的兩大支柱就是保外匯外資、保產業鏈。在這個背景下解讀楊潔篪的星韓之行,就能更深切感受到北京的急迫感。星、韓兩國都屬於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盟友,但正是在川普任內,盟友關係有所鬆動,特別是這次疫情期間,星韓領導人都對大陸予以高度評價。因此,北京加強與星韓關係,也形同「與時間賽跑」,爭取在美國選前塑造出有利的周邊環境,進而增強對美外交的主動權。

第二條主線是「疫苗外交」。不同於俄羅斯「火箭式」批准疫苗引發各國質疑,大陸的疫苗研發工作獲得了包括西方在內的國際社會認可。幾個月前,菲律賓、蒙古國就透過正式官方管道向大陸提出預訂疫苗的需求。而北戴河會後,王毅就在海南先後會見印尼、巴基斯坦外長,這兩國都是人口超億的大型開發中國家,醫療資源和水準明顯不足,相信兩國都對大陸疫苗具有強勁需求。特別是在川普「美國優先」原則下,向大陸求助遠比向美國求助更加實惠、可靠。

2013年以後,北京對「周邊外交」的重視超乎以往。從近期大陸一連串外事新作為來看,北京從「產業鏈外交」和「疫苗外交」兩方面入手,鴨子划水重整周邊外交環境,有望更加從容不迫地因應未來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大陸 #美國 #外交 #川普 #盟友